在资管转型浪潮中,银行理财公司如何在不确定中寻找确定,抢抓结构性机遇?光大银行(行情601818,诊股)全资子公司光大理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旭阳日前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表示,除持续巩固在固收品种上的竞争优势外,光大理财将通过培育提升核心投研能力,多策略、多形式地加大对权益市场研究和投入,同时也会关注另类投资,通过全融资品种的创新,关注企业全资产负债表,服务企业全生命周期,做企业的主办资管机构,与企业相伴成长。

  提高市场敏感度

  中国证券报:当前光大理财净值化转型进展如何?参与权益市场的情况如何?光大理财在业务布局方面有何考虑?

  张旭阳:资管新规及配套细则出台以来,各银行理财转型步伐坚定。2019年9月,光大理财正式成立,是全国首家获准开业的股份制银行理财公司。

  光大理财高度关注权益市场,积极顺应监管部门关于提高理财产品权益投资活跃度、提高权益类产品比重的倡导,创新发行阳光红300红利增强、阳光红卫生安全主题精选等权益类理财产品。

  光大理财将继续加强对股票市场的研究和投入。银行理财作为多策略、全天候的投资平台,不可能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在一些细分策略及不同基础资产的安排上,银行理财可作为“买方的买方”,通过“基金中基金/管理人中管理人”(“FOF/MOM”)模式投资于二级市场,使银行理财在母基金层面实现风险分散与投资回报的可持续,在子基金层面发挥各策略、各类型管理人的优势,保持子基金的能力专注、策略稳定与多样化。当然,这与银行理财在选定的某个赛道或策略上强化自身投研能力,推出自己管理的指数型产品或股票主题型投资产品并不冲突。银行理财借助外部机构的能力,通过与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券商资管合作共赢,共同参与权益市场,也是优化我国资本市场投资者结构的有效路径。

  在全球市场中,我国经济韧性强、转型方向明确,人民币资产及资本市场还有很多结构性机会值得关注。在这方面,银行理财需提高市场敏感度,事先做好产品“容器”,才能有效把握机会,为投资者创造收益。后疫情时代,我们将在权益市场积极布局,同时加强另类投资。下半年,要高度警惕和审慎对待可能出现的市场风险波动,在大类资产配置方面更加多元化。

  在另类投资方面,我们常说金融有三性――安全性、收益性和流动性,在不想降低安全性要求时,往往通过降低流动性获得更高收益,而低流动性资产往往是另类资产,包括私募股权、私募债权、REITs等产品。对这些产品的投资能力是银行理财的优势所在。通过银行渠道,银行理财可与企业有更好的互动,更好地了解企业生命周期。因此,光大理财提出“三全”概念,即借助银行资管机构相对稳定的资金,用全融资品种的创新,关注企业的全资产负债表,服务于企业全生命周期,成为企业的主办资管机构、长期合作伙伴,陪伴企业共同成长,从而获得风险调整后更好的投资回报,服务投资者,也更好地服务国家经济转型与动能转换战略。

  这与资管新规的精神也是相一致的。资管新规本质是破旧立新、有序“排雷”,在化解风险的同时引导资管行业回归本源,进而改善我国以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体系。作为资本市场重要环节,资产管理行业健康发展有利于直接融资体系壮大,从而支持我国经济转型与动能转换,支持科创发展。

  提升投研能力

  中国证券报: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一年,光大理财将如何在过渡期剩余时间内推动转型?

  张旭阳:资管新规、理财新规出台以来,各家银行理财业务都在转型。光大理财净值化转型脚步坚定。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一年,监管部门和业内机构都应利用好这一年的时间,更好地探究资管行业制度设计和基础完善,从而提升资管行业能力。对光大理财而言,能力培养尤为重要。这种能力包括自身的投研能力、风控能力,以及与投资者黏合的能力。

  第一,提升光大理财的投研能力要从五方面入手:一是大类资产配置的逻辑和方法论,二是自有的因子库、数据库和有效的另类数据源,三是FOF和MOM的遴选评价机制,四是围绕另类投资的“募、投、管、退、转”能力,五是上述能力赖以为基础的数字化作业和风险监测的能力。

  第二,在风控能力方面,我们把管控操作风险作为全面风险管理能力的基础,在此基础上进行流程梳理、数据治理和清理,以及系统固化。

  第三,要与投资者形成更好的黏性。资产管理与财富管理的融合是资管行业发展的重要方向,光大理财希望通过产品体系完善,以及定投、投顾等直达投资者的服务模式的创新与安排,与投资者围绕组合销售和产品的生命周期管理做更深入互动,为投资者带来更好的投资体验和价值回报。

  打造金融科技实力

  中国证券报:光大理财强调“科技为舟”,将如何打造自身金融科技能力,实现数字化转型?

  张旭阳:“以终为始,科技为舟,担负责任,专业致远”是光大理财的战略路径。“科技为舟”有两个层次的概念:

  第一,在投资方向上把握科技进步的主要方向。我们希望围绕新技术带来的新产业(行情300832,诊股),数字化世界中生成的新消费和服务品牌,以及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引领生成的新价值链等方面来投资布局。

  第二,希望通过金融科技提升光大理财投研、运营、风控、市场营销等方面的能力。无论是资金端对客户需求的理解,还是投资端对全品类投资的管理,以及端到端的供需匹配,银行理财的数字化转型都离不开数据、算力、算法的驱动。

  同时我们必须看到,数字化转型最大挑战又不在数据、算力和算法,而在于人。如何培养数字化思维、如何推动数字化能力建设、如何打造数字化生态,决定了数字化转型的真正进程。

  资产管理是技术,更是艺术。在银行资管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除必须强调以合法、合规为前提,尊重、保护数据所有权外,还要坚持在大数据的运用时,加强对关联关系的解读,做到业务逻辑合理、可解释。人类社会与经济生活中很多事情是意中有、语中无,并且是在开放环境中的博弈,我们无法准确地测度未来,大数据与算力发展只能逼近而无法穷尽。因此,撬动数据的力量和人的才智是资产管理行业核心竞争力所在,也是为投资者创造可持续投资回报的必要条件,这体现了银行资管机构的责任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