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证监会核准了北京铁科首钢轨道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铁科轨道)的科创板注册申请,该公司即将开启发行程序。招股书显示,铁科轨道主营业务为以高铁扣件为核心的高铁工务工程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研究发现,铁科轨道尽管已被核准注册,但仍面临诸多待解问题,令投资者对该公司登陆科创板后的市场表现感到担忧。该公司现阶段的自主研发能力较为薄弱,三项核心技术均来源于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铁道建筑研究所(以下简称铁科院集团铁建所或铁建所)的无偿非独家授权。报告期内,铁科轨道的委托研发费较高,但却难以获得相关技术的所有权。

  此外,铁科轨道的房产租赁瑕疵较多,暗藏风险,同时,该公司在未做任何说明的情况下,悄然删除控股子公司搬迁后的达产预测。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铁科轨道的营收与净利润双双下滑,能否在2020年保持增长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2020年业绩增长遇阻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铁科轨道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21亿元、11.19亿元、12.65亿元,同期净利润为1.27亿元、1.48亿元、1.91亿元。报告期内,该公司的营收与净利润增长趋势良好。

  但据2020年一季度财务数据及目前的在手订单和生产经营情况,假设疫情控制持续向好,铁科轨道预计2020年1-6月营业收入为5.01亿元,同比下降14.0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461.93万元,同比下降36.78%。虽然,铁科轨道预计疫情对公司2020年第二季度财务数据的负面影响明显减弱,但2020年该公司业绩能否保持增长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核心技术靠输血  自主研发能力薄弱

  铁科轨道是以高铁扣件为核心的高铁工务工程产品提供商,涉及的核心技术包括高铁扣件系统技术、高铁特殊调整扣件技术及重载扣件系统技术。

  招股书显示,铁科轨道基于自身业务定位及产品性能升级的需要,对扣件产品相关工艺、设计等展开研发。其中,扣件产品设计技术层面的研发是在铁建所授权技术基础之上开展的深化研究。鉴于铁建所在产品设计领域的技术积累和产品设计人员优势,铁科轨道将研发项目中部分涉及产品设计的研发工作委托给铁建所开展。

  目前,铁科轨道生产经营所需的三项核心技术均来源于铁建所授予的高铁扣件系统技术、重载扣件系统技术无偿、非独家使用权。但铁建所还将上述技术有偿授权给了安徽巢湖、晋亿实业、翼辰实业、中铁隆昌和中原利达等铁科轨道在国内的竞争对手。

  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注意到,铁科轨道取得了相关核心技术的非独家授权,铁建所虽已承诺不会单方面解除或终止相关授权,且在现有已授权对象基础上不会扩大授权对象或降低授权费用率,但若铁建所违约或违反承诺解除对铁科轨道的技术授权、进一步增加被授权对象、或降低授权费用率,都可能对铁科轨道的经营及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招股书显示,铁科轨道拥有19项发明专利、82项实用新型专利和2项计算机软件著作权。但19项发明专利中铁科轨道独享发明专利仅8项,铁科轨道控股子公司铁科腾跃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铁科腾跃)、河北铁科翼辰新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铁科翼辰)分别拥有3项、1项,其余发明专利均为联合开发,其所有权非铁科轨道独有。

  82项实用新型专利中仅14项为铁科轨道独有,其他均是联合研发或其控股子公司所有,而这些独有实用新型专利中有5项申请较早的专利也即将过期,由此可见,现阶段铁科轨道的自主研发能力较为薄弱。

  而铁科轨道在招股书中指出,随着2019年4月铁建所与铁科轨道对扣件领域业务边界的明确划分,以及2019年7月铁建所扣件研发人员劳动关系的转移,铁建所已不从事高速铁路和重载铁路扣件系统有关的产品设计、工艺开发、产品制造、材料配方等技术研发业务,之前尚未完成的与扣件相关的委托研发均已转由铁科轨道自主研发,未来与扣件相关的研发均由铁科轨道独立完成,不会委托铁建所进行。但就目前铁科轨道的研发实力,其未来自主研发之路能否顺利,尚待观察。

  子公司房产租赁暗藏风险  悄然删除达产预测

  注册稿显示,铁科轨道控股子公司铁科翼辰租赁的河北省藁城区翼辰北街1号的厂房及对应的土地,房屋总建筑面积约为1.41万平方米,上述述房屋及对应土地未取得权属证书。该房产系由石家庄市藁城区隆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从石家庄市藁城区廉州镇南尚庄村租赁取得并转租给铁科翼辰。根据石家庄市藁城区廉州镇人民政府出具的《关于河北铁科翼辰新材科技有限公司租赁房屋土地相关事项的说明》,“上述土地为石家庄市藁城区廉州镇南尚庄村村民委员会所有的集体建设用地”。

  铁科翼辰已于2018年1月取得位于河北藁城经济技术开发区,规划振兴街东侧、规划廉州路北侧10.26万平方米土地,用于新厂区建设。该项目已于2019年3月开工,目前厂房主体建设已完成。届时铁科翼辰将整体搬迁至新厂区,并终止上述土地房产租赁。铁科轨道的上会稿中对上述项目描述称“计划于2020年6月完成主体建设并于2020年12月达产”。但在注册稿中,不知出于何种原因,铁科轨道删除了对该事项的描述。

  此外,铁科轨道还存在采购出租方预应力产品加工劳务,代替支付厂房租金的情况。如铁科轨道河北分公司租赁翼辰实业、河北首科厂房期间采购其预应力产品加工劳务,则无需支付厂房租金。但若未来河北分公司仅租赁其厂房而未采购其加工劳务,河北分公司需向其支付租金,届时将以评估结果为依据,就租金及支付方式等事项另行签订补充协议。

  业内人士指出,上述以采购出租方产品加工劳务代替支付厂房租金的形式并不牢靠,若承租方不能继续履行采购事项,双方又在房租协商上出现问题,则极易由无法续租引发搬迁风险。

  委托研发难获技术成果所有权  关联交易难题待解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铁科轨道的委托研发费分别为1961.45万元、2599.33万元、1147.96万元,合计高达5708.74万元。

  报告期内,在委托研发项目中,铁建所接受铁科轨道委托开展产品设计研发工作项目为27项,但上述项目中有25项委托研发形成的技术成果归属于铁建所,铁科轨道仅通过非独占授权许可方式永久性无偿使用,其余2项委托研发形成的技术成果才归属于铁科轨道。

  此外,铁科轨道在报告期内关联交易错综复杂,该公司部分非核心工务工程产品通过向关联方铁科院集团及国铁集团下属企业获取技术授权的方式进行生产、销售。2017-2019年,铁科轨道仅向关联方采购商品、接受劳务的合计金额就高达1.52亿元、1.47亿元、1.13亿元。

  报告期内,铁科轨道还存在部分员工与铁科院集团、首钢投资签订劳动合同的情况,其工资由铁科轨道承担并支付,但相关社会保险、公积金等社会福利费用由铁科院集团、首钢投资代付缴纳后再向铁科轨道收取。

  铁科轨道即将登陆资本市场,但仍面临诸多待解问题。该公司上市后上述相关问题能否得到彻底解决,二级市场表现能否符合预期,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将予以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  张丽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