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8月12日)现货黄金跌破1900美元关口,刷新近3周低点至1873.03美元,现报1888.86美元,跌幅1.22%。

黄金失守1900美元!历史上6次黄金与股市同涨 多以二者同跌收场

  周二黄金下跌近130美元,跌幅5.7%,为7年来最大水平,并在周三进一步扩大跌幅,白银也下跌了近4美元,跌幅15%。尽管基本面继续支撑黄金走高,但是由于黄金今年一度累计上涨35%,白银上涨至年内低点的三倍,过快的涨势使得黄金短时间存在调整的必要。

  金价受多重因素压制

  1.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一次电视转播的政府会议上声称,俄罗斯的疫苗是“世界上第一个注册的对抗新冠病毒感染的疫苗”。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今日俄罗斯等俄媒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11日宣布,俄罗斯第一款新冠疫苗已经在当日上午获得卫生部许可并注册,而且自己的女儿已经率先接种。他在一场政府会议上向研发人员表示了感谢,并表示希望疫苗能够尽快进入量产阶段。

  据俄媒体报道,至今俄已有17家科研机构正在研制至少26种新冠疫苗,其中“加马列亚”中心的这款疫苗研制进度最快。“加马列亚”中心这款疫苗的1期和2期临床试验分别于7月15日和8月3日结束,达到了俄疫苗安全和有效标准。

  黄金作为货币属性最强的有色金属,具有独特的避险功能。此前,黄金大涨的一大原因便是疫情使海外多国经济停滞,市场避险情绪陡增。而随着新冠疫苗的研发进展迅速,市场对海外疫情防控的乐观预期升温,避险情绪受到打压,黄金价格旋即“跳水”。

  2.欧元区近期公布的部分经济数据表现抢眼,也是压制金价的一大因素。位于德国曼海姆的欧洲经济研究中心8月11日公布的经济形势预测报告显示,德国及欧元区8月份经济信心指数均好于市场预期。报告显示,8月反映投资者对未来六个月德国经济信心的指数再次抬升,明显高于经济学家们此前的预期。当月,欧元区经济信心指数上涨幅度明显大于预期。

  欧洲经济研究中心负责人阿希姆・万巴赫表示,经济迅速复苏的希望继续增长,专家们预期会看到总体复苏,特别是德国国内经济。美国方面,上周五公布的美国7月非农就业数据好于市场预期,加上美国财政刺激方案未能如期落地,也使市场炒作金价的情绪有所减弱。

  3.美国7月生产者物价指数(PPI)的反弹强于预期,也令金价承压。数据显示,美国7月PPI月率为增长0.6%,预期增长0.3%,前值下滑0.2%。

  4.特朗普表示正在考虑对资本利得减税,股市随之上涨,这导致黄金作为避险工具的需求减少,金价连续第三天下跌。特朗普周一表示,他“非常认真地”考虑削减资本利得税。去年9月,特朗普表示,削减资本利得税无助于帮助中产阶级,因此决定不这么做。特朗普周一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也在考虑削减资本利得税,这将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5.在美国财长努钦称,如果能与民主党就新冠肺炎援助问题达成公平协议,我们将于本周实现,不过他未透露谈判重启时间。努钦表示本周可能就救助法案达成协议后,金价稍早小幅上扬,但在他拒绝透露谈判何时重启后,金价回吐涨幅。

  历史上6次黄金与股市同涨 多以二者同跌收场

  中金公司刘刚、王汉峰8月9日发布的研报《历史上何时黄金与股市同涨?》指出,货币宽松(利率下行或者流动性投放)与美元走弱是各个阶段普遍存在的共性,通胀和增长环境反而各有差异,黄金和股市同涨可能更多体现的是金融属性。此前6次阶段多以二者同跌收场,后续变化也值得关注。

黄金失守1900美元!历史上6次黄金与股市同涨 多以二者同跌收场

  忽略持续时间过短的阶段,粗略来看共有7轮。具体来看:

  i. 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1976~1980年):高通胀、弱美元、加息周期。这一时期对应的宏观背景是石油危机引发的典型“滞胀”阶段,经济增长下滑,但通胀高企。时任美联储主席沃尔克为了对抗高通胀,采取非常强硬的货币政策,将联邦基金利率一度提高至接近20%的高点,10年美债名义利率因此持续抬升,但扣除通胀的实际利率却持续回落。此外,在这一背景下,美元也持续走弱。因此,在这一阶段,黄金的持续上涨主要体现的是其抗通胀特点。

  ii. 1982年下半年:货币宽松、低利率;通胀回落、增长筑底。这一时期处于美联储的降息周期,通胀持续回落、增长逐步筑底。此时,10年美债名义利率持续回落、且由于通胀水平下行,实际利率下行的幅度并不大。美元也持续走弱。因此,此时黄金和股市同涨所反映的主要是货币政策的宽松效果。

  iii. 1985年初到1987年中:美元大幅走弱、货币宽松、利率下行。这一阶段的典型特征是美元贬值的大周期中。与此同时,经济增长和通胀持续回落也使得这一阶段处于持续的宽松周期中,名义利率和实际利率整体下行。股市和黄金在此期间虽有波动但整体上行,直到1987年股灾后二者表现再度反向。

  iv. 2003年:美元大幅下行、货币宽松,利率大体持平。这一阶段处于另一轮美元贬值的大周期中,也是2001年科技泡沫之后美联储宽松周期的末期。增长逐步企稳,但通胀整体下行,因此名义利率和实际利率的变化不大,所以体现的更多是美元走弱的效果。

  v. 2005年底到2006年中:加息周期、通胀抬升、美元震荡。这一时期较特殊,表现为增长下行、通胀抬升,货币政策因此处于持续的加息周期中,因此利率水平变化不大,美元整体震荡持平。

  vi. 2009年到2011年初:零利率、QE、增长和通胀修复,美元震荡下行。这一阶段处于金融危机后的修复期,增长和通胀从底部逐渐修复;美联储维持零利率并开启QE,其资产规模增加、利率整体下行;美元再次期间整体下行,但出现较大幅度的震荡。因此,这一阶段股市与黄金同涨更多体现了货币宽松特别是流动性投放的效果。

  vii. 2019年中到当前:降息周期、扩表与QE;利率下行、美元走弱。如果忽略疫情导致的市场和黄金因为流动性紧张导致的共同大跌,那么此轮黄金与纳斯达克同涨可以追溯到2019年中,其背景是美联储降息周期(2019年7~9月)、以及2019年10月扩表、更不用说疫情之后危机式的流动性操作。与此同时,近期美元明显走弱也起到进一步提振效果。因此当前二者同涨也是更多流动性宽松的直接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