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这两天一则新闻刷屏了,一个男婴急需特效药,5毫升一针,价格是70万人民币,要想治好,第一年就要打6针。

  9元涨到350元!垄断救命药捞暴利 该治治了……

  这落在任何一个家庭都是飞来横祸,医保局的表态值得关注:“该药处于市场垄断,正在谈判降价”。

  这么看来,孩子能不能救,取决于处于垄断地位的药企能不能良心发现了。

  有些人觉得,这种疾病是小概率事件,对一般家庭的影响基本可以忽略,这么想可真是大错特错了。

  这几年大家都知道猪肉价格涨得快,实际上,药品的价格涨得可比猪肉狠多了,猪肉可以不吃,还能顺带减减肥,药能不吃吗?

  尤其是很多老人需要长期服药,药价涨得太快太猛,他们都有点吃不消了。

  82岁的中科院退休研究员胡雪金与老伴心脏不太好,常用一种药,叫做硝酸甘油片,这个药非常普通,能“缓解心绞痛、治疗急性心肌梗死、高血压”,大家都知道,每年都有很多人因为这几个病去世,这个药涨价了吗?

  胡雪金最近诧异地发现:去年这个药一瓶还是4块多钱,现在一瓶快60元了

  9元涨到350元!垄断救命药捞暴利 该治治了……

  “我老伴有冠心病、高血压二十多年了,去年下半年我的身体也出现问题,两次在家里昏倒。”胡老先生的家里,桌上总是摆出三种药:硝酸甘油片、速效救心丸、复方丹参滴丸。“这三种药,都是我们常备的救命药。”

  药价涨了接近15倍,除了硝酸甘油片,价格暴涨的药还有很多:

  治疗农药中毒的氯解磷定,一盒价格从政府招标挂网价48.8元暴涨至1017元;

  用于断指再植的盐酸罂粟碱注射液,从9.4元暴涨到349.9元;

  维生素K1注射液,去年上半年25元,现价160元;

  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西地兰注射液,去年上半年1毫升30元,现在最便宜的一个品牌也要133元;

  ……

  这两年已经前前后后有100多种药品价格暴涨,大多数都是疗效确切而且便宜的大众常用药:

  阿莫西林、降压0号、甲硝唑、病毒灵、痢特灵、罗红霉素、维生素B1、谷维素、肌苷片、地塞米松片、阿苯达唑片.......

  涨幅大多在3倍至10倍,有的高达几十倍乃至百倍。

  可以说是家庭常备药箱名单,都涨了个遍,每一种药背后,都是几百万几千万病人在等着用药。

  02

  药价暴涨的原因是什么呢?最大的一个原因是垄断。

  有人可能要疑惑了,这些常用药,像维生素类,甲硝唑,阿莫西林,每一个名字搜出来,都有好多个品牌,哪里来的垄断?

  这里讲的垄断,指的是上游原料。

  很多品牌药企的原料药不是自己生产的,他们是批量采购原料药,根据自己的配方比例制作成药,很多制药企业可以生产几十上百种药品,不可能包揽整个产业链。

  华东地区一家制药企业生产50多种常用药,他们诉苦说,过去几年间,公司有几十种药品的原料被人为垄断,很难买到,包括阿莫西林胶囊、病毒灵、速效伤风胶囊、土霉素片、西咪替丁片、甲硝锉片等。

  其中病毒灵(盐酸吗啉胍片)的原料,2015年还是2万元一吨,2017年暴涨到30万元一吨,15倍!

  速效伤风胶囊(氨咖黄敏胶囊)的两种原料扑尔敏和对乙酰氨基酚都被垄断,尤其是扑尔敏的价格非常离谱,2018年,有的地方一个月时间,一公斤扑尔敏的价格从400元涨到了23300元,而且想买50公斤还必须搭售50吨的对乙酰氨基酚。

  9元涨到350元!垄断救命药捞暴利 该治治了……

  这么剧烈的涨幅,用简单的市场行为是解释不了的。

  药厂就吐槽说,“我们要么高价买他们的原料,要么让他们做’销售总代’,由他们确定售价并拿走利润大头。”

  这么一来,不管咋么样,原料暴涨导致产品暴涨,比如病毒灵原来一瓶出厂价只要4.85元,后来涨到58元。价格贵了之后卖不出去,很多车间干脆转型做食品、化妆品。药厂现在的状态是,“我们是敢怒不敢言。如果公开身份表示不满,可能以后都买不到原料了。”

  03

  这背后,是医药行业公开的秘密,一些大厂、中间商,正在用各种手段,垄断了原料药厂商的产能以及进口渠道,然后抬价。

  这种全部买断的企业,在行内被叫做大包。大包一旦垄断了原料药,就可以玩花样抬价了,比如遇到春节临近工厂放假,或者设备检修等特殊情况,只要减产就抬价,产能恢复之后原料出厂价回落,但卖给下游药企的价格只升不降,因为其他渠道买不到药,下游厂商也没什么讨价还价的能力。

  曾经有一个大包去年拿出3个亿垄断了一种胃药原料,把一瓶药的价格3个月内从1.6元抬到8元,这一笔生意做下来,赚了10个亿也不止。

  现在这些大包主要集中在山东、安徽、河南、湖北、浙江等地,他们吃下来的垄断原料药,很多都上榜了全国各省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平台通报的短缺药品清单:

  9元涨到350元!垄断救命药捞暴利 该治治了……

  葡萄糖酸钙、多巴酚丁胺、甲硝唑、替硝唑、肌苷、缩宫素、依沙吖啶、维生素K1等常见药品的原料都在其中。

  出现了短缺,原来的政府采购价格根本买不到药,后来只好允许短缺药清单中的品种由企业自主合理定价、直接挂网招标采购。

  这一来大包们就更可以合理合法的把原料药高价出售给下游药企。

  04

  看到这儿,你可能会疑惑,这么典型的囤积居奇的行为,为啥不管管呢?

  其实,处罚一直都在。

  2011年的盐酸异丙嗪原料药,据估算垄断方顺通医药从中获得的利益可能近亿元,被查处后,罚款700万元;

  2017年2月,武汉新兴精英医药有限公司因垄断水杨酸甲酯原料药被罚221万元;   

  2017年7月,浙江新赛科药业有限公司、天津汉德威药业有限公司高价销售异烟肼原料药被罚44.39万元;

  2019年,河南九势制药和尔康医药因扑尔敏原料药垄断被罚没1243万元。

  今年,终于有罚款上亿的原料药垄断案了――

  山东康惠医药有限公司、潍坊普云惠医药有限公司、潍坊太阳神医药有限公司三家公司垄断葡萄糖酸钙原料药,被判罚款3.255亿元。

  这个处罚是怎么判定的呢?

  对康惠公司没收违法所得1.089亿元,并处2018年度销售额10%的罚款,计1.438亿元,合计2.527亿元;

  对普云惠公司没收违法所得605万元,并处2018年销售额9%的罚款,计4830万元,合计5435万元;

  对太阳神公司没收违法所得605万元,并处2018年销售额7%的罚款,计1240万元,合计1845万元。

  也就是说,2018年,这三家公司合计销售额达到了21.5亿,没收违法所得和罚款合计处罚3.25亿。

  05

  估计“奸商们”一算,就是加上处罚,净利所得还是非常可观的,所以客观上,越来越多的药企为了获得上游的暴利开始尝试垄断原料药。

  有的厂商一家垄断了所有供应,自己就是大包。

  就拿前面说的被处罚的河南九势来说吧,其实有生产扑尔敏GMP认证的共有6家企业,其中四家企业近期没有生产,重新开启生产线还得等很长时间的审批,剩下的两家企业中,沈阳新地因为因为涉嫌严重违法、违规生产马来酸氯苯那敏,被食药监收回了GMP证书,于是就只剩下河南九势一家了,抬价也就正常了。

  因为原料药涨价不堪重负的药企们正在建议国家相关部门“管放结合”:排查药品垄断行为,加大打击力度和惩罚,放开原料生产。

  其实降药价,尤其是保证很多常用药品价格的稳定更是一个民生大项目,希望未来能出来更强力有效的措施,灭一灭大包们的气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