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监管层所释放的关于注册制全市场推行的信号,在创投圈引起热议。

  10月23日-24日,重庆国际创投大会上,海松资本创始人、管理合伙人陈立光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注册制的推行一定程度降低了企业上市门槛,缩短了不少创投机构孵化到退出的时间成本,有利于优化现金流;同时也要注意企业成功上市仅是一个里程碑,要更多的嫁接资源与企业共同成长。

  据了解,海松资本成立于2016年底,总投资项目20多个,投资金额超10亿美元。其投资的腾讯音乐、趣头条、奇安信等均已成功上市,京东数科也正在IPO。在赛道选择上,陈立光更加看好传统市场。“传统产业的市场空间达万亿级,迫切需要新技术变革,这是未来的方向。”

  

热钱效应不会长期存在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证监会副主席李超在2020金融街(行情000402,诊股)论坛年会“金融合作与变革”平行论坛上致辞时表示,证监会将研究制定全市场推广注册制实施方案。

  对此,正在重庆参加重庆国际创投大会的陈立光表示,注册制推行是好事。“原来上市门槛较高,对三年连续盈利等指标要求较严,企业需要达到一定成熟规模,可能要10年才能实现上市。在注册制下,现在可能只有5年,甚至更短时间。”

  陈立光认为,上市门槛的降低,也令创投市场发生变化。

  一方面,热钱进入追风口现象更突出。”比如今年生物医药板块很火,有些都不做竞标,对所投公司做什么可能都没搞的特别清楚,只要拿到额度就赶紧冲进去,包括一些机构成立项目基金,马上对外融资,然后击鼓传花,泡沫也就越来越大。”陈立光表示。

  与此同时,被热钱追捧的企业也会受到影响。“本身一个项目估值比如只有50亿,热钱进来就抬高到200亿,这对企业创始人、高管团队的心态有很大考验,钱多就容易做出粗放式投资的策略,最终将企业拖垮。”

  另一方面,过多的热钱也在冲击真正秉持健康理性投资理念的创投机构。“比如一家企业刚好就处在风口上,我们原本给的估值是10亿美元,现在人家愿意给40亿美元估值,企业很可能会选择钱多的那一方,对我们来说就失去了一个好项目。”陈立光说。

  今年以来,A股两市高价股阵营越来越庞大。据统计,截至10月22日收盘,两市股价超过100元的有100余只,其中科创板的占比在3成以上。陈立光认为,“眼下的热钱效应不会长期存在”。

  

万亿级传统市场仍是蓝海

近两年,带有“新经济”标签的项目在创投圈颇受热捧。陈立光认为,硬核科技、新经济、新技术、创新科技被追捧的热度不会降低,但关键是要和传统产业相结合。

  “传统产业仍占据着中国经济的主导地位,是万亿级的大生意,但又亟需创新和变革,堪称一片蓝海。”陈立光解释称,“这些传统企业必须拥抱新经济、数字化、新科技,为创新型的科技企业提供土壤和机会,实现产业横向聚合以及纵向提升的转型。”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内大多数PE与传统产业脱节,VC/PE从业者以金融背景居多,多是“做投资出来的”,对传统产业的了解不够。

  对市场的新认知也在改变着海松资本的投资策略。“我们一直专注于TMT和医疗领域,现在则更加聚焦,着眼于全产业链生态。”陈立光表示,“比如我们和北斗星通(行情002151,诊股)合作成立并购基金,就是围绕在北斗、通信等领域的上下游进行投资并购。”

  在陈立光看来,作为PE,要成为连接传统企业与所投创新企业的连接桥梁。“一方面,创新企业必须找到应用场景,这才具有创新的价值;另一方面,传统产业也需要新技术来革新,二者的需求点刚好能契合。”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行情000681,诊股)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