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鳗财经》文/林妍

  ????????8月21日,宁波长鸿高分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鸿高科)在上交所主板挂牌上市。但经《电鳗财经》调查发现,该公司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其中董事长的所作所为更是令业内震惊!

  ????????董事长把董监高换个遍

  ????????《电鳗财经》发现,长鸿高科2016年至2018年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频繁变动。证监会反馈意见显示,长鸿高科报告期初的董事会成员除陶春风一人外全部更换,监事全部更换,高级管理人员全部更换,其中财务负责人更换两次。

  ????????2017年7月,刘霞莉任长鸿高科财务总监;2018年9月,刘霞莉因个人身体原因无法胜任发行财务总监一职,发行人聘任胡龙双出任财务总监。此前,长鸿高科2016年1月至2017年5月未聘任财务负责人,日常生产经营过程中的财务决策和管理工作均由总经理直接分管。2017年5月以后增设了财务总监职位。

  ????????证监会反馈意见要求长鸿高科补充披露公司最近三年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是否发生重大变化,监事会成员全部更换的原因,发行人内部控制是否有效,是否符合《首发办法》第十二条的规定等问题。 证监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二条为,发行人最近3年内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变更。

  ????????市场质疑,长鸿高科冲IPO,董事长陶春风把董监高换个遍,为什么?是否不合适首发股票?

  ????????董事长涉嫌违反竞业禁规

  ????????据长鸿高科招股书显示,长鸿高科供应商相对集中。

  ????????2016年至2019年1-6月,长鸿高科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2.66亿元、2.94亿元、5.94亿元、3.04亿元,占比分别为76.69%、75.37%、74.65%、85.62%。2019年上半年,长鸿高科第一大供应商为中海油,2016年、2018年,中海油均为长鸿高科第四大供应商。2016年、2018年、2019年1-6月,长鸿高科对中海油采购金额分别为1609.20万元、9847.54万元、9173.47万元;占比分别为4.66%、12.75%、25.87%。

  ????????证监会反馈意见显示,2019年上半年,长鸿高科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陶春风有中海油任职经历。证监会反馈意见显示,长鸿高科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陶春风有中海油任职经历。要求公司补充披露陶春风是否参与国有资产、集体资产改制,陶春风在中海油任职期间持有发行人或者其他公司股份是否违反竞业禁止的规定等问题。

  ????????那么,长鸿高科董事长、实控人陶春风曾在第一大供应商任职,是否违反竞业禁止的规定?这样的公司摇身一变成为上市公司后会给市场带来什么?

  ????????董事长关联担保还关联上市

  ????????《电鳗财经》还发现,长鸿高科董事长、实控人陶春风还存在多项关联担保,并且还想关联上市,公司在控制这种关联风险上大有难度。

  ????????招股书显示,长鸿高科多次向科元精化、定高新材等关联公司采购材料。科元精化系长鸿高科原母公司;定高新材由科元精化100%持股。北京某律所律师表示,关联交易会对公司造成负面影响,同时还可能出现弄虚作假的情况,上市公司关联交易会增加公司经营风险,财务方面出现困境,甚至出现坏账的情况。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长鸿高科与关联方频繁担保,其中,长鸿高科作为担保方的共19项,长鸿高科作为被担保方的9项。

  ????????长鸿高科实控人陶春风同时推动长鸿高科、科元精化上市。招股书表示,长鸿高科与科元精化各自独立上市后,根据相关规定并结合自身情况,可以灵活选择相应的再融资品种,有利于拓宽各自的融资渠道。

  ????????证监会反馈意见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实控人同时推动两家企业上市的原因,控制的各主体业务有何关联,相关业务板块如何布局,如何避免同业竞争、关联交易、操纵市场等利益输送行为等问题。

  ????????董事长如何避免利益输送

  ????????《电鳗财经》据天眼查显示,长鸿高科的实际控制人陶春风还控制着21家企业,包括:科元集团、宁波立德腾达燃料能源有限公司、科元天成、科元天成、科元精化、定高新材、宁波恒运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广西长科等。担任法人14家,担任股东13家,担任高管12家。剪不断理还乱的关联关系,如何避免利益输送?

  ????????报告期内,根据职能划分,陶春风旗下的生产企业共有4家,分别为:长鸿高科、科元精化、广西长科、宁波良发;旗下的贸易企业包括:恒运能源、定高新材、利阳贸易等。

  ????????而长鸿高科的业务,也大多在集团公司的内部展开。在生产供销方面,长鸿高科与科元精化主要在采购苯乙烯、氢气购销环节存在业务关联。2016年至2018年,长鸿高科向科元精化采购苯乙烯金额占报告期内营业成本平均占比约为16%;2016至2018年,科元精化向长鸿高科销售苯乙烯的金额占其苯乙烯总销售收入平均占比约为7%。

  ????????在产品销售方面,2016年至2018年,长鸿高科存在向恒运能源、定高新材销售TPES 的情况;在原材料采购方面,2016年与2017年,长鸿高科向定高新材采购了苯乙烯、丁二烯、填充油。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陶春风同时也是科元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科元集团旗下的科元石化曾在美国上市,不过在上市期间,美国证监会曾因科元石化(美国)违反证券法的反欺诈、信息披露、财务与账务记录、以及内部控制协议等规定而对科元石化(美国)发起过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