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图南/研究员 清和 映蔚 洪力/编审

    时间回到1993年,戴立忠开启长达15年的美国留学及工作生涯。2008年,戴立忠归国与长沙高新开发区泓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泓湘生物”),共同创办圣湘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湘生物”)。2010年7月,泓湘生物将其持有圣湘生物的股权转让给李迟康。而令人唏嘘的是,历史上为李迟康关联方担保事项,曾给圣湘生物带来了经营困难。

    然而此番上市,圣湘生物或隐含一系列问题。近年来,圣湘生物业绩上涨,但其身后子公司过半亏损;毛利率低于行业水平的同时,赊销加剧且异于行业表现。在诊断试剂企业被逐步纳入“两票制”范围的背景下,圣湘生物销售渠道或承压。除此以外,圣湘生物的两名独董曾服务于大客户,其独立性存疑。而令人费解的是,其客户及供应商与上百家企业共用联系方式,交易真实性现疑云。而其员工因挪用资金获刑,内控治理或存漏洞。

     

    一、毛利率“落伍”于行业平均水平,赊销高企异于同行

    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爆发,圣湘生物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等相关产品市场需求量短期内大幅增长,在此背景下,圣湘生物称,2020年全年业绩预期会有较大幅度增长。

    2017-2019年,圣湘生物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25亿元、3.03亿元、3.65亿元,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35.11%、20.41%。2020年1-6月,圣湘生物的营业收入为21亿元。

    2017-2019年,圣湘生物的净利润分别为-1,065.33万元、676.21万元、3,947.85万元,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163.47%、483.82%。2020年1-6月,圣湘生物的净利润为123,178.82万元。

    而在圣湘生物业绩增长的背后,其过半子公司却亏损,或成“拖油瓶”。

    据招股书,圣湘生物拥有五家全资子公司,分别为湖南圣维尔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维尔”)、湖南康得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得生物”)、湖南圣维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维基因”)、香港圣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圣湘”)、圣湘(上海)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圣湘”)。

    2019年,圣维尔净利润为-238.04万元;康得生物净利润为-36.78万元;圣维基因净利润为-233.51万元;上海圣湘净利润为-163.9万元;香港圣湘净利润为34.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圣湘生物的毛利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2017-2019年,圣湘生物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9.81%、58.46%、65.16%。

    同期,同行业上市公司江苏硕世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硕世生物”)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2.67%、81.67%、81.76%;广东凯普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普生物”)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3.6%、83.5%、80.59%;厦门艾德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艾德生物”)综合毛利率分别为92.26%、91.04%、90.37%;上海透景生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透景生命”)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0.56%、78.43%、78.57%;中山大学达安基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安基因”)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3.14%、41.61%、49.82%;浙江东方基因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生物”)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8.12%、48.67%、47.51%;北京热景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热景生物”)综合毛利率分别为74.08%、73.74%、73.12%。

    2017-2019年,上述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毛利率分别为72.06%、71.24%、71.68%。

    不仅如此,近年来,圣湘生物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营收比例异于行业表现,存“赊销”现象。

    2017-2019年,圣湘生物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分别为1.15亿元、1.61亿元、1.88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1.01%、53.11%、51.53%。

    据同花顺iFinD数据,同期,同行业上市公司硕世生物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48%、8.8%、12.53%;凯普生物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2.7%、45.82%、46.33%;艾德生物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3.19%、43.06%、40.5%;透景生命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0.41%、22.98%、22.11%;达安基因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1.65%、48.06%、65.04%;东方生物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1.01%、20.37%、22.6%;热景生物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2.6%、14.8%、18.59%。

    2017-2019年,上述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的平均值分别为29.72%、29.13%、32.53%。

    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营收比值远超同行平均水平,圣湘生物未来是否存在资金回流难的风险?不得而知。

     

    二、行业被逐步纳入“两票制”范围,销售渠道或承压

    近年来,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两票制”的实施和推广,压缩了药品流通环节,使中间加价越加透明化,进一步推动药品虚高价格的降低。值得一提的是,在IVD(体外诊断)行业实施“两票制”或将是大势所趋。

    据国发〔2016〕78号文件,国内将实施药品采购“两票制”改革,同时,开展高值医用耗材、检验检测试剂、大型医疗设备集中采购。

    据国卫体改发〔2018〕4号文件,2018年,国内各省份要将药品购销“两票制”方案落实落地。实行高值医用耗材分类集中采购,逐步推行高值医用耗材购销“两票制”。

    事实上,国内部分地区在检测试剂领域已实施“两票制”。

    据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数据,2019年8月13日,徐州市医疗保障局发布两则与体外诊断试剂有关的文件。通过文件得知,徐州市内公立医疗机构遴选IVD试剂耗材供应商时,将贯彻落实“两票制”原则。

    据公开信息,目前,国内陕西、福建、辽宁、青海、黑龙江、安徽、西藏、宁夏、浙江、山西长治、山西太原、江苏泰州、江西宜春、江西新余和江苏徐州对诊断试剂执行“两票制”。

    此外,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公开信息还提到,IVD试剂耗材“两票制”的落地,必然会砍掉大批IVD经销商。

    在对诊断试剂或逐步实施“两票制”政策的背景下,圣湘生物销售渠道或承压。

    据招股书,2017-2018年,迪安诊断技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迪安诊断”)均是圣湘生物第二大客户,圣湘生物对迪安诊断的销售额分别为821.6万元、1,140.15万元。

    2019年6月,圣湘生物向迪安诊断的销售由直销转为经销模式,经销商为杭州云医购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医购”)。此后,迪安诊断向圣湘生物的采购通过云医购进行。

    据迪安诊断2019年报显示,迪安诊断主要面向各类综合医院与专科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乡(镇)卫生院等各级医疗卫生机构,系以提供诊断服务外包为核心业务的第三方医学诊断整体化服务提供商。迪安诊断业务涉及诊断服务、诊断产品销售、技术研发生产、健康管理等领域。

    根据“两票制”政策,即从生产企业到流通企业开一次发票、流通企业到医疗机构开一次发票,作为第三方服务提供商的迪安诊断向圣湘生物的采购或将减少。

    此外,圣湘生物目前采取以“经销为主、直销为辅”的销售模式。根据其公司制度,圣湘生物经销商分为区域代理商和一般经销商。对于资信等情况好的经销商发展为区域代理商,并允许其发展下一级经销商。

    也就是说,若诊断试剂企业被逐步纳入“两票制”的范围,圣湘生物销售渠道或缩减。而关于圣湘生物大客户的疑云远未散去。

     

    三、两名独董曾服务于大客户,业务独立性存疑

    2017-2018年,迪安诊断均是圣湘生物第二大客户。值得注意的是,圣湘生物现任两名独董曾为迪安诊断工作。

    招股书显示,乔友林为圣湘生物独立董事之一。

    而据迪安诊断2014年年报,乔友林曾任其独立董事,于2014年5月23日因个人原因辞职。

    招股书显示,沈建林为圣湘生物独立董事之一。2004年1月至今,沈建林任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立信”)管理合伙人、浙江分所所长。而沈建林曾多年服务于迪安诊断。

    据同花顺iFinD数据,迪安诊断于2011年7月19日上市。《迪安诊断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招股说明书》显示,迪安诊断的会计师事务所是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经办注册会计师是沈建林、沈利刚。彼时,乔友林在迪安诊断担任独立董事。

    2020年4月22日,迪安诊断发布的《迪安诊断2020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疫情防控债)募集说明书》提及,此期超短期融资券发行的审计机构是立信,沈建林是联系人之一。

    此外,招股书显示,2019年,迪安诊断因自身战略调整,向圣湘生物提出将销售方式由直销转变为经销。此后,迪安诊断向公司的采购通过云医购进行。

    2019年,云医购是圣湘生物第三大客户,圣湘生物对云医购的销售金额为921.05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圣湘生物向云医购的控股股东杭州云医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租赁位于杭州市的房产。

    也就是说,圣湘生物两名独董均曾服务于客户迪安诊断,其能否保证业务独立性?尚未可知,除了上述问题之外,圣湘生物客户及供应商联系方式与上百家企业交叠的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四、客户和供应商与上百家企业共用联系方式,交易真实性遭“拷问”

    实际上,圣湘生物客户和供应商存在曾与上百家公司共用联系方式的“异象”,令人费解。

    2019年,济南坤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坤瑞生物”)是圣湘生物的第四大客户,圣湘生物对坤瑞生物的销售金额为662.28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报均显示,坤瑞生物的企业联系电话是13964185278,企业电子邮箱是shebao1412@163.com。

    而据公开信息,截至2020年8月20日,共有115家企业曾使用过电话13964185278。此外,还共有240家企业曾使用过邮箱shebao1412@163.com。

    据招股书,2018-2019年,深圳市美德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德瑞”)分别是圣湘生物第四、第五大供应商。同期,圣湘生物向美德瑞的采购金额分别为694.59万元、453.98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年报显示,美德瑞的企业联系电话是13728965896,企业电子邮箱是1007897335@qq.com。2018年报显示,美德瑞的企业电子邮箱分别为是1090971039@qq.com。

    而据公开信息,截至2020年8月20日,共有122家企业曾使用过电话13728965896。此外,还共有152家企业曾使用过邮箱1007897335@qq.com,151家企业曾使用过邮箱1090971039@qq.com。

    除此之外,圣湘生物子公司曾与关联方联系方式重叠,关联方或“侵蚀”其独立性。

    据招股书,湖南圣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维投资”)持有圣湘生物6.98%股份。而圣维投资股东由戴立忠、陈敏、李盼、孙铭言、江苏永太和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组成。其中,戴立忠是圣湘生物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因此,圣维投资为圣湘生物的关联方。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圣维投资2016年报显示,圣维投资的企业电子邮箱是wut@sansure.com.cn。

    同时,圣维基因、圣维尔为圣湘生物的子公司。且圣维基因2017年报显示,圣维基因的企业电子邮箱是wut@sansure.com.cn;圣维尔2016年报显示,圣维尔的企业电子邮箱是wut@sansure.com.cn。

    关联方曾与子公司联系方式“重合”,期间圣湘生物的业务独立性如何?而圣湘生物存在的问题还未结束。

     

    五、员工曾在挪用资金“摔跟头”,内部治理或存缺失

    需要指出的是,圣湘生物曾发生员工触碰法律“红线”,犯挪用资金罪。

    据(2019)湘0104刑初848号文件,2017年3月,李金法受聘于圣湘生物子公司圣维尔担任销售经理一职。李金法利用销售经理负责接待客户并收取相关费用的职务便利,于2017年9月21日、10月27日、12月22日先后三次截留郴州嘉禾恒佳医院的回款共计102,657元归个人使用,且超过三个月未归还。李金法犯挪用资金罪,被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六个月,宣告缓刑六个月。

    据(2019)湘0104刑初940号文件,陈杨杨于2016年6月至2017年7月期间,利用担任圣湘生物子公司圣维尔销售代表,代收公司货款的职务便利,收取王某、刘某等人共计284,916.58元检测款后未将检测款交回公司,而是挪用该笔款项归个人使用。陈杨杨犯挪用资金罪,被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六个月,宣告缓刑六个月。

    据招股书,2011年至2012年间,圣湘生物原股东李迟康以其关联公司湖南博雅眼科医院有限公司、湖南省翔宇食品有限公司等公司的名义,向长安信托、交通银行湖南省分行、农业银行长沙雨花区支行借款数亿。2013年1月31日,李迟康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侦查,其关联方所欠该等债务均无力偿还,该等债权人陆续向圣湘生物追偿。而李迟康曾私刻圣湘生物印章、伪造法定代表人戴立忠的签名。

    与此同时,圣湘生物及其子公司也曾因在管理上存在缺陷被处罚。

    据湘关缉违字z2018{0046号文件,2017年7月13日,圣维基因在长沙市工商部门将公司地址变更为长沙高新开发区麓松路680号湖南圣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检测楼5楼。截止至2018年11月26日,圣维基因尚未到海关办理相应变更手续。以上行为未在变更生效之日起30日内,到注册地海关办理变更手续,违反了《海关报关单位注册登记管理规定》第三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2018年12月12日,圣维基因被长沙海关予以警告处罚。

    据湖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数据,在2018年11月7日的监督检查中,圣湘生物被检查出存在“购进原材料名称为黄色冻存管盖,企业出厂检测报告为黄色螺旋盖,名称不统一;黄色螺旋盖外包装未见中文标签标识;未见冷链仓库成品仓管员段正兴的培训记录;冷链产品的包装标准操作规程不够细化(未规定冰块摆放的位置)”的问题。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5年7月15日,圣湘生物子公司圣维尔因未按照规定报送年度报告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由此可见,不仅旗下员工曾“踩”法律红线,且圣湘生物及其子公司也曾在管理上的缺陷而“摔跟头”,其公司内部治理水平如何?或该“打上问号”。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上述林林总总的问题摆在眼前,圣湘生物能否实现“华丽转身”?还是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