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末,一场肆虐全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让大多数线下实体经济业态一夜间按下“暂停键”,线下实体企业被动闭店损失惨重。这其中,与食品安全息息相关的餐饮领域被最快划入了“重灾区”。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20年一季度社会经济发展状况》显示,2020年1~3月,全国餐饮收入6026亿元,同比2019年大幅下跌44.3%;3月份,全国餐饮收入1832亿元,同比大幅下跌46.8%。

  在这样的背景下,这家线下企业「仙堡」却在疫情下逆势快速成长,不仅获得了吃货大陆和优贝迪资本集团的千万元级别战略融资,甚至还实现了全面盈利。透过光鲜成绩,其背后的商业模式和运维打法,值得思考和借鉴。

  「仙堡」成立于2019年11月,定位中式汉堡品牌,致力于打造国潮现烤汉堡、炸鸡及复合式餐饮。

  其创始团队是拥有20年餐饮从业经验的行业老兵,曾凭借对市场的敏锐洞察力、对餐饮文化的独到见解,于2016年创办连锁外卖餐饮品牌“叫了只炸鸡”。

  截至目前,“叫了只炸鸡”品牌直营以及加盟门店已覆盖全国21个省内的100多个城市,全国运营规模超2000家,其中90%以上门店均处于盈利状态。其联合创始人朱伟群也因在炸鸡届小有名气,被业内人称为“鸡哥”。

  他告诉创业邦,「仙堡」延续了“叫了只炸鸡”的炸鸡产品优势,还分析并整合了国内外各大头部西式快餐品牌的选址、定品、装修、门店管理、经营模式等体系,打造了一套独特的差异化商业模式。

  区别于纯外卖模式的“叫了只炸鸡”,「仙堡」选择了线下门店堂食+外卖模式。鸡哥介绍,外卖的配送半径是三公里,由于布点过密,店与店之间很容易产生竞争。从对立面来看,布点过少,又很难形成品牌认知和品牌势能。

  于是,为了平衡这两点,「仙堡」加入了堂食服务,不仅让现烤堡胚充分释放鲜香的风味,满足了消费者第一时间享受的味蕾需求,还提供了可用于聊天、休息的休闲空间。与此同时,堂食模式还减轻了品牌对美团、饿了么等平台的依赖性,依托会员系统、社群管理等体系,「仙堡」可以更快速建立自己的私域流量,增加消费者粘性。

  由此,堂食的毛利可比外卖高出20~25%。而通过这样的品牌露出,还将大幅增加复购率和订单额。

  考虑到“叫了只炸鸡”全加盟形式对加盟商管控力度不足,此次「仙堡」从根源上选择“直营+联营”的管控方式,其中联盟模式主要从「仙堡」总店调配店长和管理员,保证门店产品品控和标准化运转。

  “采用这一模式,似乎会使得「仙堡」在前期落地过程中的步伐稍显缓慢,但在几个月形成标准化规模后,则能快速完成统一管理,减轻公司负重,实现规模化营收。”鸡哥表示。

  从商业打法来看,「仙堡」选择与行业头部品牌错峰布局,重点拓展三线及以下城市,据他透露,这主要考虑到以下几方面原因:

  其一,头部企业在一、二线城市分布广大,市场增量有限,「仙堡」品牌还未形成品牌势能,不适合正面竞争,而三线城市门店房租及人工成本更低,消费水平却与一、二线城市相差无几,「仙堡」这样性价比更高的品牌可以快速顺应城市发展;

  其二,疫情下,现有大量优质商铺可以以无转让费、较低租金租赁(这一点,在三线城市更是尤为明显),是迅速开设店铺的好机会,加上团队擅长线上运营与招商加盟,可以有效缩短养店时间,提高门店存活率。

  基于上述逻辑,「仙堡」门店已迅速落地,即使在疫情影响下,依然在武汉、南京两个城市新开两家门店,且均已实现微盈利。

  其中,仙堡一店(位于湖北)已于4月3号开业,开业以来,4月营业额超8万元,总订单数为4243笔;7月营业额为126824.71元,订单数为7125笔,营收月增长50%以上。门店客单价为20~30元,目标用户年龄覆盖15~30岁,男女比例为4:6,复购率可达45%以上。

  现阶段,仙堡单店模型雏形为40~100O,可分为人流密集的街边店、商场店、路口外营店等多种落地形式,单店需配备8~10人,用于设备、装修等开店成本为20~30万,最短10个月可收回投入成本。

  鸡哥表示,“如果没有疫情,仙堡自建直营店可达20家以上。不过,也正因为疫情这一不可控因素,我们开店更谨慎了。希望能借此机遇,增强团队抗风险能力。”

  在他看来,中国西式快餐行业拥有千亿级别体量,消费群体足够大,承载着几千个做炸鸡汉堡的品牌。与互联网行业不同,餐饮业头部再强大,也会有小品牌的生存空间。这将是「仙堡」的机会。

  文章图片来源于仙堡,经授权使用。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