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两党针对新一轮刺激计划谈判已久,迟迟未能达成一致,目前美国国会正在休会,在9月份之前不太可能达成协议。经济学家和分析师也对此争论不休。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这种僵局对脆弱的经济复苏构成威胁。但Rosenberg 研究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大卫・罗森博格(David Rosenberg)周四(8月20日)表示,即使没有立即的刺激措施,美国经济和股市也会表现良好。美国未必需要这么快就出台经济刺激计划。

  作为长期看空股市的人,Rosenberg说:“美国的个人储蓄率仍为19%。这几乎是疫情之前的三倍,”“实际上只有一半的刺激资金被花掉了。第一个刺激计划还剩下很多实施空间。”

  在此之前,Rosenberg)周三在推特上引用了强劲的零售收益和销售数据来支持他的经济刺激计划。他表示,沃尔玛(Walmart)和家得宝(Home Depot)的“井喷式”数据显示,消费者信心强劲。Rosenberg补充称,7月零售销售创纪录高点进一步回避了是否需要更多刺激措施的问题。

  可以肯定的是,美国经济距离全面复苏还很远。失业率保持在10.2%,数百万美国人现在面临失业,而3月份的《CARES法案》规定的每周600美元的失业津贴没有增加。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出现有记录以来最大跌幅。消费者信心指数和支出指标收复了部分失地,但仍低于疫情爆发前的高点。然而,黯淡的经济数据几乎没有阻止股市的反弹。强劲的储蓄趋势可能是罪魁祸首,Rosenberg说。这些现金正帮助大型零售股大幅上涨,原因是投资者对消费热潮将持续抱有希望。

  “他们没有迎合蓬勃发展的经济,”Rosenberg说。“无论是家居仓库、沃尔玛还是Target,它们都是面向家庭主妇和在家工作的经济。”他接着说:“如果这些成长型公司继续表现良好,计算结果会告诉你,即使估值受到冲击,总体指数仍将走高。”

  但资深投资者、黑石集团副董事Byron Wien对此不置可否,他认为如果国会不批准向失业工人提供额外补偿,美国经济将陷入“可怕的麻烦”。

  周四的失业报告显示,有110万美国人申请失业救济。该数据高于预期,此前申请失业救济人数连续两周下降。Wien说,看来冠状病毒病例的增加已经给经济造成了阻碍,这可能是失业申请增加的原因。而美国国税局的报告也显示,在疫情之后,美国的低就业率可能会持续数年,因为在2020纳税年度,大约有2.294亿份W-2报税表格(显示员工工资和预提)将在2021年提交,比前一年减少约3700万份。

  Wien说:“我感到不安的是,经济没有自行发展出任何自然的势头。这确实依赖财政和货币政策来维持,”他补充说,经济只回到了2019年水平的四分之一左右,除非它发展出“一些自然的增长势头”,否则不会回到2019年一半或四分之三的水平。“直到人们重新开始飞行和旅行,经济才会恢复正常,这可能会发生在2022年。”

  而针对两党谈判迟迟未能取得进展的原因,贝莱德(BlackRock)的全球首席投资策略官迈克・派尔(Mike Pyle)周五表示,股市创纪录高点可能是原因之一。他说,他看到了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市场已经假设一个法案会被通过,但市场的平稳运行可能是国会没有采取措施的原因。

  派尔说:“市场认为在最后阶段,国会会推出新的刺激计划,已经消化了这一消息,但市场没有出现动荡的事实实际上阻碍了协议的达成。”他表示,股市低迷“肯定会成为推动华盛顿达成协议的一种强制机制”。不过,派尔说,他仍然相信,到9月底将达成一项协议,政府将拿出高达2万亿美元的援助计划。但他也表示,“没有达成任何协议是重大风险且风险正在上升。”他还表示,“货币和财政方面的刺激,一直是描述市场会作何反应的一个极其关键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