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每天全国电影票房大盘不过两千多万之时挺身而出,戏里戏外,《八佰》似乎是一种呼应。

  阔别影院半年之久,电影市场终于迎来了第一部“鸿篇巨制”。

  几次延档,并曾被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中原定为开幕影片,《八佰》承载了太多期待。

  10年准备,4年制作,耗资5.5亿元,超30位一线影星参演,导演管虎为此专门建了一座城。这一出生便带着巨额投资,最高制作水准的战争电影,注定会被更多人凝视。

  在中国的战争影片中,求胜情绪和抵抗套路屡见不鲜,《八佰》并未踏入这种桎梏,而是从自小而上的视角,为小人物立传。恐惧与痛苦、热血与莽撞,这些面对战争的最真实状态,在一部影片中全盘托出,输赢甚至已经淡化,它所关心的,是一种文明对另一种文明的杀戮,管虎将这个题材发挥到了反战电影的另一高度。

  影院刚开业不足一个月,《八佰》率先定档。8月14日,《八佰》拉开了规模性保底电影,4天电影票房冲破1亿元大关,8月20日,电影票房已冲破2.5亿元,已然刷新了中国影史的电影票房纪录。

  在每天全国电影票房大盘不过两千多万之时挺身而出,戏里戏外,《八佰》似乎是一种呼应。等不及的,还有影片的资方,尤其是华谊兄弟(行情300027,诊股)。长达一个季度的股价低迷,华谊兄弟终于在近日迎来看涨时刻。《八佰》上映首日,华谊兄弟继前一日涨停后,继续大涨8.45%,收盘价6.80元,市值189.58亿元。

  两年亏损50亿 一脚差点踏入退市边缘 《八佰》能让华谊打个翻身仗吗?

  首部定档大片,一己之力拉升大盘

  《八佰》取材于1937年10月淞沪会战最悲壮一役。谢晋元奉命率领中国军队第88师524团一营坚守闸北四行仓库,掩护主力部队撤退。为了迷惑敌人,他对外宣称有八百人,史称“八百壮士”。四个昼夜的时间内,国军以430人敌30万日军,后者前后发起了十几轮疯狂进攻,也未能往前推进一步。

  这个场景的特殊性在于,四行仓库背靠英租界,敌军由北进犯,河岸南边的租界区,有大量普通百姓围观。老百姓(行情603883,诊股)每天在河对岸围观国军守卫四行仓库打敌人,仿佛一场热血抗战题材的大型现场直播,由此又引发了不少心理变化。从这个层面来说,四行仓库保卫战的象征意义,大于战争本身。

  两年亏损50亿 一脚差点踏入退市边缘 《八佰》能让华谊打个翻身仗吗?

  不同于以往战争片中偏向于对英雄人物的塑造,整部影片从底层士兵开始。他们或找不到队伍,或对战争完全没有概念,是从没杀过人的农民,或者只是想逃……底层民众与少部分专业军人混在一起,临时组成一团“大杂烩”军队,在这些或自私、或恐惧、或英勇的身影里,管虎的笔触不加任何批判。虽然因剪辑问题,有人诟病虎头蛇尾,但也算得上一部诚意之作。

  在淘票票想看数据上,首轮点映过后,8月15、16两日想看人数激增,8月16日单日增幅达到了2.9万的峰值。反映到票房表现上,《八佰》在点映后的单片贡献,一直保持在单日5000万以上,颇有一己之力撑起大盘的意味。

  两年亏损50亿 一脚差点踏入退市边缘 《八佰》能让华谊打个翻身仗吗?

  作为助力影院复苏的救市之作,15亿票房是业内普遍对《八佰》的票房预计,也是顺耳之年的王中军不甘心投子认输的希望。尽管哪怕票房最终为15亿,按照电影票房分账制度,回到片方手中的资金也仅为5亿元。

  半年之前,《八佰》的出品方王中军在饭局节目里,面对媒体的提问“观众还能看到《八佰》么”时,王中军桀骜不拘,“你瞧你说的那惨劲儿,为什么看不到,一个电影能改多久?我期待它对华谊有所缓解,毕竟能产生很大的收入。”于是,有另外一种声音称,悬在这个时间点上映,“因为华谊等不起了。”

  上映首日,在排片和上座率受限的情况下,《八佰》的累计票房票房已破4.07亿,排片占比高达59.3%。

  华谊已经等不及了

  这部耗费巨资的影片由华谊兄弟与北京七印象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管虎妻子梁静为法人)出品,腾讯影业、光线影业、与阿里巴巴影业联合出品。作为最大的出资方,《八佰》一役,无疑对华谊兄弟的影响最大。

  2009年初上市时,华谊兄弟曾经有一段长达4年的高光时刻。四年时间内,归母净利润从8400万到6.65亿元,一直保持高速增长,2013年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更是高达172%。于是,接下来的几年内,华谊兄弟斥资7.56亿元收购东阳浩瀚70%股权、10.5亿元收购冯小刚的东阳美拉70%股份、19亿元入股英雄互娱……三家公司便已动用40亿资产。

  再到2018、2019两年,由于连续多个项目无法顺利上映,华谊面临极大的现金流压力,王中军、王中磊两人反复通过股权质押、解押、再质押的方式缝隙中求活。结果却是2020第一季度,华谊兄弟资产负债率高达54.38%,超过行业平均水平,同期的光线传媒(行情300251,诊股)为13.56%。

  2020年Q1,华谊营收再次同比下降61.38%,亏损1.43亿元。疫情再次给了这家老牌电影公司一击重击。为了维持公司运营,王中军和王中磊已经分别质押了自己名下华谊股份的90.9%和99.67%。该公司股东人数(户)为10.22万户,较上个报告期减少3.68%。

  华谊兄弟可用的资金已经所剩无几。2019年年报数据显示,华谊兄弟2019年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5.54亿元,2018年这一数字为21.55亿元。2020年一季度,华谊兄弟营收2.29亿元,同比下降61.4%;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剩2.68亿元。

  接连两年的亏损,华谊兄弟甚至一脚踏入退市边缘。2018、2019两年内,若计入资产减值损失,亏损额分别高达10.93亿元、39.63亿元。按照最新的《创业板上市规则》,上市公司若面临“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深交所认定的其他情形”、“法院依法受理公司重整、和解和破产清算申请”等情况时,将面临退市风险。

  《八佰》救市

  巅峰时刻,华谊兄弟市值一路逼近800亿元,股价连续下挫也让高比例质押的华谊兄弟两大股东王中军、王中磊去年一度游走在爆仓的边缘。

  2020年6月,华谊兄弟发布的公告显示,华谊实控人王中军 王中磊合计质押占其所持股份比例达到93.42%。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公司股价仍然波折走低,可能导致公司两位实控人质押的股权被平仓,从而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

  好在资本并未放弃这家老牌电影公司。2020年1月23日,民生银行(行情600016,诊股)给予华谊兄弟5亿元贷款展期一年,华谊姑且寻得一丝喘息;紧接着4月28日,华谊兄弟通过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从阿里影业、腾讯、象山大成天下等手中募资23亿补血;7月31日,招商银行(行情600036,诊股)再伸援手,宣布拟向华谊兄弟提供15亿元授信用于华谊的影视项目开发,覆盖眼下直到2023年华谊预计推出的30部影片。

  “2020年华谊无论如何都要打翻身仗。”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王中军深信华谊翻盘有望。近期,王中磊明确表示,“从2020年8月份到年底,每个档期华谊都已经准备好了电影。”让手里的影视作品尽快上映或者售卖,是最直接的开源方式。”

  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只是华谊,大多影视公司在2020上半年的财报表现都不亮眼。尽管影视公司各自的发展轨迹各有不同,但在同样的行业大环境下,各自际遇却别无二致。最近刚发布半年报的光线传媒,在上半年实现营收2.59亿元,同比下降77.86%。归母净利润2057.2万元,同比下降80.46%。受疫情影响导致多部影片延迟上映,是主要原因之一。

  两年亏损50亿 一脚差点踏入退市边缘 《八佰》能让华谊打个翻身仗吗?

  早先,投中网不止一次撰文称,观测中国电影(行情600977,诊股)复苏的迹象,要从四个维度来看:1.政策支持;2.影院正常营业;3.大片定档;4.单荧幕产出。《八佰》的上映宣告进度条已经拉到第3档位,能否就此拉升中国电影行业的上座率,几乎所有人都在期待。

  不可否认的是,《八佰》却已对整个行业带来一定的提振作用。连日来,除却相关出品方的股票拉升,也给行业带来信心。《八佰》大规模点映后,《夺冠》、《姜子牙》等春节撤档大片已经陆续重新定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