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诸多客户存货款纠纷 不乏胜诉却无法执行

  来自丹阳的明月镜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月镜片”)准备进军A股,公司近期披露了招股说明书,计划募资5.68亿元,主要用于树脂镜片的扩产及技术升级。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观察到,明月镜片的客户经营稳定性和应收账款的风险均不容忽视。企查查显示,明月镜片在报告期内有多达16起法院作出判决的与客户法律纠纷。从判决来看,这些客户欠明月镜片货款合计超过252万元,其中不乏无法执行情形。与之对应的是明月镜片应收账款处于高位且还在增长,而应收账款给公司带来坏账相关损失2018年、2019年均超过2100万元,接近2018年净利润的70%,超过2019年净利润的30%。

  诸多欠款纠纷

  折射客户经营稳定性隐忧

  明月镜片来自有“中国眼镜之乡”的丹阳,是一家综合类眼镜镜片为主的生产商。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明月镜片业绩稳步增长,营业收入分别为4.26亿元、5.09亿元、5.5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685.53万元、3284.66万元、6984.60万元。

  明月镜片销售上采取三种模式,即直销、经销、代销,其中直销是主要销售模式。招股书显示,2019年4.48亿元的镜片收入中,直销模式收入占比六成以上。

  对于线下直销,明月镜片招股书中如是称:“公司将镜片产品、少量镜架产品直接销售给终端眼镜门店、眼镜连锁企业、电商企业客户等,终端眼镜门店等客户再根据消费者的屈光度情况和要求,对镜片进行裁切等工序,装配到消费者选购的镜架上后销售给消费者。终端眼镜门店、眼镜连锁企业、电商客户等与公司签订年度合作协议,并根据其实际需求向公司下达采购订单。”

  同时,明月镜片表示:“与发行人合作的终端眼镜门店数量较多,地域分布广泛。发行人与这些终端眼镜门店客户建立了良好的合作伙伴关系。”

  需要看到,明月镜片客户集中度比较低,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前五大客户营收占比上,两年低于15%,一年为18%左右,2018年、2019年前五大客户中还有两家经销模式客户,这显示明月镜片大量直销客户的实力并不强。

  值得注意的是,企查查显示,以法院判决日看,2018年3月至2020年6月,15家客户与明月镜片存在16起诉诸法律的以合同买卖为主的法律纠纷,原因皆是明月镜片客户逾期拖欠货款,而且虽然明月镜片全部胜诉,但不乏欠款无法执行的情况。

  记者梳理这些法律文书发现,都是明月镜片与客户直接签订了产品销售或供货等合同,但到期未按照约定向明月镜片支付全部货款,客户对明月镜片的欠款金额为1万元至64万元不等,合计超过252万元,其中欠款超过10万元的客户有8个。

  譬如,法院判决日期为2019年12月26日的裁判文书(案号(2019)苏1181民初11271号)显示,重庆明裕达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裕达”)与明月镜片签订了《产品销售合同》,约定向明月镜片购买镜片,但截至2019年7月31日,尚欠明月镜片货款42.86万元,之后双方还有业务往来,明裕达也支付过部分货款,但截至案件审理时,仍有40.50万元欠款。

  此外,攀枝花新视力眼镜有限公司与明月镜片还存在两起法律纠纷,两次案件的判决显示,2018年1月1日签订合同后到2019年6月30日,合计欠明月镜片货款5.53万元。

  另外,企查查显示,上海可胜实业有限公司、重庆卓越眼镜有限公司,重庆市爱眼爱眼镜有限公司等3家公司也欠明月眼镜货款10万元以上,而欠款超过20万元的两家公司分别为深圳爱视视觉光学有限公司和晋城市书兰眼镜有限公司;兰州科达眼镜光学有限责任公司欠款高达59.76万元,欠款最多的是吉林省华视眼镜有限公司,多达64.11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明月镜片对上述客户的法律纠纷中虽然均胜诉,但并不意味一定能拿回欠款,因为企查查还显示,法院之后对上述不少案件还做出了终本裁定。

  何为案件终本?即法院穷尽财产调查措施及相应的强制执行措施后,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或者仅发现部分财产并执行完毕后,申请执行人的全部或部分债权不能得到实现的案件类型。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表示,从过往实际操作来看,由于申请执行人查询被执行人财产能力的有限性,案件执行终本后恢复执行的可能性非常低。

  而且,从法院终本裁定内容看,明月镜片上述15个客户中,法院对7家做出终本裁定――其中5家为无可供执行的财产,仅有2家能执行部分;从金额看,7家欠款合计接近100万元,只执行了不到33万元。

  例如,吉林省华视眼镜有限公司、重庆市爱眼爱眼镜有限公司、晋城市书兰眼镜有限公司和上海可胜实业有限公司(见图二)这4家欠款大户,法院发现均无可供执行财产,而且其中3家的相关负责人甚至下落不明。

  坏账准备和坏账损失

  合计已超2100万元

  上述法律纠纷,暴露出明月镜片客户可能存在经营稳定性风险之外,招股书还显示,明月镜片应收账款高企。

  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明月镜片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10204.35万元、10375.83万元和12030.50万元,占同期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3.01%、32.92%和29.17%,金额呈上升趋势,且远超同期净利润。

  明月镜片上述应收账款净额已经剔除了坏账准备,2017-2019年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分别计提658.04万元、1376.95万元、1723.62万元(见图三),也就是说,坏账准备减少了公司的资产。此外,明月镜片同期应收账款的坏账损失分别为193.81万元、728.16万元、397.22万元,整体呈现明显增长态势,并直接吞噬了利润。

  也就是说,因为应收账款坏账给公司带来的相关负面影响,2018年出现猛增,2019年仍然处于高位,两年均超过2100万元,接近2018年归母净利润的70%,也相当于2019年的30%以上。

  而且,明月镜片的坏账准备占应收账款比例远高于同行业知名企业依视路。依视路2019年年报显示,2017年末、2018年末和2019年末,坏账准备占应收账款余额的比重分别为7.27%、3.22%和3.44%,而明月镜片同期的坏账准备占应收账款余额的比重分别为6.06%、11.72%和12.53%。对此,明月镜片招股书的解释是:“报告期内公司坏账准备占应收账款的比重高于依视路,主要原因系依视路属于国际知名品牌,客户质量相对较高,回款速度较快,故其坏账准备计提比例较低。”

  有点自相矛盾的是,明月镜片招股书中称发生坏账可能性较小:“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账龄在一年以内的比例高于85%,表明公司应收账款账龄结构合理,资产质量良好,发生坏账的可能性较小。公司一年以上账龄的应收账款主要是应收镜片销售尾款。2019年末,账龄为两年以上的应收账款余额为788.51万元,占比为5.73%,同比增加350.14万元,主要系部分镜片商品客户长期未回款所致,公司已对其中终止合作、涉及诉讼等情形的客户应收款项进行单项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实际上,从明月镜片应收账款余额的账龄来看,虽然大部分为一年期以内,但2018年、2019年的两年以上应收账款在明显增加。例如,2019年底的2-4年账龄应收账款合计788.51万元,较2018年底的438.37万元猛增80%左右,而2017年底还不到30万元。也就是说,报告期内,明月镜片2-4年应收账款增长了20多倍。

  某种意义上,这与明月镜片和诸多因客户欠款引发法律纠纷,而且不乏欠款难以要回的情形可谓遥相呼应,折射明月镜片应收账款回收和损失吞噬净利润的风险。

  就应收账款高企下,2018年、2019年产生的坏账损失、坏账准备合计金额相当于净利润的比例非常高,尤其与诸多客户存在货款纠纷甚至难以拿回欠款的情形,如何看待?以及对客户选择和风险把控,尤其直销客户的经营稳定性有无考量,还有应收账款存两年以上账龄的金额增长趋势明显的原因和增长趋势会否继续等问题,《大众证券报》此前向明月镜片发去新闻采访函并多次致电公司,但始终无法接通,截至发稿时公司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