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新规过渡期之后,可能迎来资管行业的大变局,如何利用自身的资产管理能力给客户创造长期持续稳定的投资收益,是当下各方机构需要花时间去努力完成的事情。

  8月20日上午,在第五届全球资产配置决策者峰会上,波士顿咨询董事总经理全球合伙人刘冰冰、野村东方国际证券财富管理部主管秦紫阳、雷根基金总经理李金龙、飒加集团董事长余邦瑞,从不同的机构视角,共话市场变革。

  【信托】

  风险频发监管趋严将往哪走?

  余邦瑞:我从事信托行业17年,刚离开这个行业。

  “通道业务”是信托行业的三大主要业务之一。原来信托行业除了投行业务、利差收入外,通道业务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占整体业务规模的50%-60%,而资管新规改变了信托本身的盈利模式。

  同时,新规带来的政策收紧也在产生叠加效应,非标业务“戴紧箍”。目前,从存量规模和信托公司对非标业务的惯性依赖上看,不管是自然清退,还是非标转标,未来三到五年,信托公司整改压力依然较大。

  但从长期来看,有助于“逼迫”信托回归牌照的本源和历史功能。

  信托牌照本身非常灵活,拥有跨资产类别、跨资金端、资产端,跨一级市场、二级市场,仍然具有它天然的资源禀赋,这将使它在财富端的发展和能力不容小觑。

  【私募】

  新规下将在资产端有何动作?

  李金龙:私募基金监管加码,行业愈加规范,优化投资策略是私募基金业务和发展的核心。

  近几年,投资策略也在随着市场变化,从投资单一市场向投资多元化市场转化,以便分散风险。

  回顾2020年,我们还是非常开心的,投什么赚什么,与17、18年大不相同。

  私募机构也在积极加强海外布局,通过多地布局,可以寻找好的资产,达到均衡资产配置。

  就未来的投资机会,股市仍值得期待。今年以来,A股市场跌宕起伏,市场震荡加剧,量化投资策略也有机遇。

  提醒几点:第一,规模、收益、风险相生相随;第二,加强资产配置,良性发展很重要;第三,考虑清楚长远发展,从危险中找到机遇。

  【券商】

  是否有更多资源禀赋和竞争力?

  秦紫阳:资管新规下,券商面临的竞争环境也更加激烈。

  首先,就资本市场趋势而言,现在A股市场机构化、国际化趋势愈加明显;投资风格上,基本面投资趋势越来越明显,未来金融资产占比将上升,随之风险资产占比也会上升。

  外资券商拥有整套的投资顾问和财富顾问的服务体系和方式,服务满意度高;对复杂产品的投资和把握能力更强,风险管理能力更强;外资拥有全球品牌效应。但同时短板也很明显,缺少客户,网点少。

  券商与银行、信托、家族办公室等机构的竞争格局又将有何变化?

  首先,各家机构各有所长,银行对债权产品和标的有优势,券商长处在股权上,更熟悉股票市场。

  家族办公室,主要针对超高净值客户,满足不同风险偏好和需求;其次,客户类型也不同,银行客户以前以买固定收益类产品和理财产品为主,风险偏好较低;券商客户则不同,由股票交易型客户转变而来,风险也相对偏高。

  未来,哪家或哪类财富管理机构能胜出?关键看两点:一是新增客户能力;二是客户服务能力,能否“留住”客户。

  疫情下的影响和变化?

  刘冰冰:疫情来临,市场不确定性增加,各机构的响应速度、应变能力、组织韧性和存活能力待考。

  疫情催熟和加速了资产管理行业数字化进程。

  具体来看,重点在于移动化、开放化的生态运营;数字化手段推动了整个投研体系的升级再造;机构整体体系和能力提升。

  数字化一方面促进了资产管理机构“以产品为中心”向“以客户为中心”的思路转变;另一方面也改造了投资人的财富管理及投资习惯。

  同时,赋能财富管理机构,线上平台交互提高了机构的客户运营能力;推进了垂直生态发展。

  疫情下,资产管理行业承担社会责任也显得重要。随着机构客户和零售客户对可持续发展和社会责任的重视,资产管理机构开始从资金端引导相关的动力去开展ESG领域的投资,包括绿色、慈善、可持续增长主题的投资理念和投资产品会取得逐步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