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进一步落实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政策措施。

  8月25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央行、银保监会的相关负责人介绍了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政策落实情况。

  下半年处置不良贷款争取达到3万亿元

  今年,金融业加大了不良贷款处置力度。

  据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新闻发言人肖远企介绍,上半年处置不良贷款1.1万亿元,同比多处置了1600多亿元,下半年不良贷款处置将争取达到3万多亿元。

  肖远企表示,疫情下金融行业的风险有所上升,但是整体发展是健康的。

  在具体举措上:

  一、银保监会督促银行保险机构继续加大服务实体经济的力度,实体经济好了,经济发展了,金融风险随之下降;

  二、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

  三、督促机构做好压力测试,并且做好应急预案;

  四、化解存量风险;

  五、坚决遏制增量风险,其中重点是强化公司治理(肖远企表示,这是防风险的牛鼻子,其中特别要防止大股东操纵和内部人控制);

  六、要做好资本和拨备工作,提高风险抵御能力。

  小微企业风险水平总体可控

  为了应对疫情对小微企业的影响,金融机构加大了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同时对于风险的防范也并未放松。

  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表示,小微企业的贷款风险水平总体可控。

  目前小微企业不良贷款余额比年初增长了9.25%,不良贷款率控制在2.99%,比各项贷款不良率高出0.88个百分点,总体上还在容忍度之内。

  随着经济金融形势变化,小微企业不良贷款明年可能会有所增加,银保监会和银行业金融机构有足够的能力和工具来应对。

  从今年前7个月的情况看,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量、扩面、降本”多点发力、同步推进。

  李均锋介绍,到6月末,全国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3.73万亿元,同比增长28.4%。贷款户数2363.3万户,比年初增加了251.4万户,今年上半年新发放的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是5.94%,比2019年全年水平下降了0.76个百分点。

  对于解决小微企业首贷难的问题,李均锋表示将从两方面入手:

  一、解决缺信息问题

  银保监会正在打通金融信用信息和政府公共信息、企业信息,在各地推动组建中小企业信用信息平台。

  二、解决缺担保、缺抵押问题

  当前,银保监会正在大力推动政府性担保机构发挥作用,提高政府性担保机构对小微企业贷款的担保覆盖率。

  金融业支持制造业的力度也在不断增强。

  肖远企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末,制造业贷款新增1.6万亿元,超过去年全年增量,其中高技术制造业新增贷款占到了近6成。

  另外,制造业贷款信贷结构进一步优化。二季度末,制造业中长期贷款新增6842亿元,制造业信用贷款新增6694亿元,都实现了较快增长。

  让利与银行利润变化不是零和关系

  今年前7个月,金融部门积极通过降低利率、减少收费、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支持企业重组和债转股等措施为市场主体让利共计8700亿元。

  此外,央行副行长刘国强介绍,金融部门通过核销等方式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以自身的财务资源承担了市场主体的成本,既增强了金融自身的抗风险能力,也是对实体经济的贡献。

  他透露,8月-12月,金融部门还将继续为市场主体减负大约6000多亿元,全年合计减负1.5万亿元。

  在减费让利方面,肖远企表示,减费让利是过去几年来银保监会在监管方面一直倡导和督促的一项重要措施,要求银行能不收就不收、能少收就少收。

  今年以来,银保监会在整治收费方面采取了更大的力度和措施来实现合理让利的目标。

  肖远企介绍:

  一、银保监会去年以来连续开展了两轮银行收费治理工作

  一方面,专项治理违规涉企收费,部署开展银行自查自纠和监管抽查,自查覆盖了银行各类涉企收费业务、14万余家银行网点,抽查覆盖了362家银行分支机构,对1273家小微企业进行了暗访。

  另一方面,开展小微企业融资收费问题全面排查和重点抽查,严肃查处未落实服务收费减免政策、转嫁中间服务成本、质价不符等问题。

  二、公开通报典型案例

  例如,银保监会在7月公开曝光了6家银行强制搭售保险、违规收取市场调节价费用、未提供实质服务收取费用,以及收取费用与提供服务不符、超公示标准收取手续费等案例。

  三、加强制度建设,治标和治本相结合

  今年5月,银保监会等5部委出台了《关于进一步规范信贷融资收费降低企业融资综合成本的通知》,对多个环节收费行为及收费管理做了规范。

  “下一步,银保监会将持续推进银行业落实减费让利政策,规范收费行为,整治各种形式的乱收费,督促银行加强对第三方助贷等合作机构的管理,规范银保合作,聚焦减轻企业负担,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肖远企说。

  值得注意的是,刘国强特别强调,金融部门按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为市场主体减负,与商业银行的利润变化,不是一一对应关系,更不是零和关系。

  “不是说让利1.5万亿元,商业银行利润就相应减少。商业银行贷款收入是贷款利率和贷款数量共同决定的,而其利润还取决于资金成本以及不良贷款处置等诸多因素。”

  下调银行业监管要求是自欺欺人

  在疫情的冲击下,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银行业盈利水平同比出现下降。

  但刘国强表示,总体来看,银行业整体运行是稳健的,拨备和资本水平是充足的。

  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14.21%,较年初下降了0.43个百分点,但是远高于10.5%的监管要求,所以目前没有必要下调监管要求。

  “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保持资本充足很重要。未来即使资本充足率下降,也不能通过下调监管要求来满足,那样做是自欺欺人,应该要有实实在在的、丰富的补充资本的手段。”刘国强说。

  为了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小微企业和“三农”的能力,央行、银保监会会同有关部门推动健全银行资本补充的体制机制,支持银行利用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创新型的资本工具,多渠道补充资本。

  同时,推动用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资金补充中小银行资本,深化中小银行改革,健全适应中小银行特点的公司治理结构和风险防控机制。

  货币政策方面,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表示,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增加,金融市场情绪难免受到一些影响,货币政策需要有更大的确定性来应对各种不确定性,即稳健货币政策的取向不变;保持灵活适度的操作要求不变,既不让市场缺钱,也不让市场的钱溢出来;坚持正常货币政策的决心不变。

  数字人民币推出暂无时间表

  在谈及央行数字货币最新进展时,孙国峰表示,央行研发的数字货币现在称之为“数字人民币”。

  2017年末,经过国务院批准,央行组织部分实力雄厚的商业银行和有关机构共同开展数字人民币体系,就是所谓的DC/EP的研发。

  目前,数字人民币研发工作正遵循“稳步、安全、可控、创新、实用”原则,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以及未来的冬奥会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以检验理论可靠性、系统稳定性、功能可用性、流程便捷性、场景适用性和风险可控性。

  孙国峰透露,目前数字人民币还是在内部封闭试点测试的阶段,还没有正式推出。下一步,央行将继续稳步推进数字人民币研发试验工作,数字人民币正式推出没有时间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