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集团业绩出炉,花呗、借呗、网商贷占据了半壁江山,谁也没想到“多用花呗”竟用出了一个数千亿美元估值的金融科技巨头。

  8月25日,火速完成上市辅导的蚂蚁集团向上交所和香港联交所递交招股文件,并首次披露了整体业绩情况。尽管市场皆知蚂蚁集团的业绩不会差,但谁也没预料到蚂蚁集团上半年能摘得219.23亿的高额净利润。蚂蚁集团仅用半年时间就超过2019年全年净利润,背后少不了支付宝中的花呗、借呗、网商贷的功劳。

  蚂蚁集团2020年上半年总收入达725.28亿元,同比增长38%。招股书显示,蚂蚁集团营收由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数字金融科技服务、创新业务及其他三大门类构成,2020年1-6月三大项占比分别为35.86%、63.39%和0.75%。

  蚂蚁集团在2019年实现营收1206亿,其中数字金融科技服务费收入677.8亿,占比56.2%。从蚂蚁集团的收入结构可以看出,拥有花呗、借呗、网商贷加持的数字金融科技平台创造的营收占据蚂蚁集团的半壁江山,并且占比逐渐上升。

  蚂蚁集团在疫情冲击下仍能取得傲人的成绩,也主要源于数字金融科技业务的增长。2020年上半年,蚂蚁集团的数字金融科技平台业务收入达459.72亿元,同比大增56%,达到2019年全年该类收入的67.8%。

  花呗借呗促成信贷余额超1.7万亿 利润占蚂蚁集团近半

  蚂蚁集团数字金融科技业务主要有微贷科技、理财科技、保险科技三部分组成,这三大板块在2020年上半年的营收分别为285.86亿元、112.83亿元、61.04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蚂蚁集团的微贷科技业务吸金能力最强。蚂蚁集团的微贷业务包括蚂蚁花呗、蚂蚁借呗、网商贷,2019年微贷业务贡献了蚂蚁全部营收的34.7%;2020年上半年,微贷业务营收更是占蚂蚁集团总营收的39.43%。

  利润方面,花呗、借呗、网商贷背后的四家关联公司蚂蚁商诚小贷、蚂蚁小微小贷、蚂蚁智信在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为83.64亿元,已超过去年全年,约占蚂蚁集团净利润的38%。

  而在2019年,蚂蚁商诚小贷实现净利润11.97亿元,蚂蚁小微小贷实现净利润15.79亿元,蚂蚁智信净利润32.81亿元,三家公司合计净利润达60.57亿元,同样占据蚂蚁集团2019总利润的30%以上。

  蚂蚁集团微贷业务增长则取决于花呗、借呗、网商贷促成的信贷余额增加。据招股文件,蚂蚁集团称,其通过科技平台与金融机构开放合作,促成的信贷由金融机构合作伙伴进行独立的信贷决策和信贷发放。由此可以看出,蚂蚁集团正是通过联合贷的形式收取技术服务费,并且蚂蚁集团还不用自身的资产负债表开展业务以及提供担保。

  截至2020年6月30日,蚂蚁微贷平台促成的信贷余额中,由金融机构合作伙伴进行实际放款或已实现资产证券化的比例合计约为98%。

  自2018年因高杠杆被监管约谈后,蚂蚁集团为降低杠杆水平,将花呗和借呗转型助贷和联合贷款。利用助贷等轻资本模式,蚂蚁集团仅输出技术服务和流量,在此过程中能获得更高的毛利,同时也降低了不必要的资产不良风险。知情人士透露,蚂蚁集团金融技术服务净利润率能高达60%左右,而支付业务的毛利仅在10%-20%之间。

  相比之下,支付业务毛利较低,而消费贷业务利润较高,这也决定了蚂蚁集团无论怎样转型,消费贷业务终究是其业绩的核心支撑。近期,蚂蚁集团出资40亿拟与宁德时代(行情300750,诊股)、千方科技(行情002373,诊股)、国泰世华银行、南洋商业银行、中国华融共同设立重庆蚂蚁消费金融公司,冲击持牌消费金融公司龙头地位,足以见得蚂蚁集团的金融野心。

  从蚂蚁消费金融的参股方来看,集聚了蚂蚁集团科技巨头、外资银行、AMC及多家上市公司,覆盖支付、银行、医疗、新能源、资产管理等领域,资金能力和场景实力堪称业内一流。

  拿下消费金融牌照,蚂蚁集团的消费金融业务在杠杆、展业范围、融资渠道方面能取得较大突破,对花呗、借呗来说如虎添翼。消金牌照不仅能在全国范围发放个人消费贷款,还能通过向金融机构借款、同业拆借、发行金融债等方式筹集资金。

  在蚂蚁集团的牌照版图中,消费金融牌照是迫切需要补齐的牌照之一。当前,蚂蚁集团的金融版图涵盖第三方支付、理财、保险、信用风控等多项业务。其中,支付版块有支付宝、中交金卡,信用管理版块有杭州灵芝信用、芝麻信用,网络小贷版块有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基金版块有蚂蚁(杭州)基金销售、天弘基金;财险版块有国泰财险、众安在线。此外,蚂蚁集团旗下还有网商银行和6家投融资咨询类公司。

  利用消费金融牌照,蚂蚁集团顺势而为激活流量、场景、风控等各环节,为集团带来更多业绩。获客上,有花呗、借呗沉淀的用户基数;场景上,有支付宝、淘宝、天猫;风控上,有芝麻信用。

  不过,在花呗、借呗陆续推出借呗+、月月付等产品积极扩张消费金融版图过程中,花呗、借呗的资产质量风险也在增加。据招股书数据,蚂蚁集团消费信贷余额逾期率连续两年上升。2017年、2018年、2019年逾期30天以上的逾期率分别为1.08%、1.43%和1.56%;逾期90天以上的逾期率分别为0.68%、1.01%和1.05%。

  受疫情冲击,蚂蚁集团今年1月至5月的消费信贷余额逾期率继续攀升,并创阶段新高。30天逾期率从1月份的1.76%升至5月份的3.01%,90天逾期率从1月份的1.19%上升至5月份的2%。截至7月末,蚂蚁集团消费信贷余额30天逾期率为2.97%,90天逾期率为2.15%。

  同时,蚂蚁集团的微贷业务还面临着利率口径收缩带来的挑战。近期,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布民间借贷利率受保护的上限调整为一年期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四倍,以2020年8月20日发布的最新一年期LPR报价3.85%为例, 按照3.85%的4倍计算为15.4%。就花呗、借呗的利率而言,大部分日利率为万分之四左右或以下,算是比较合规。但仍有一些长尾用户的利率高于15.4%这一大概的红线。

  蚂蚁集团在招股书风险因素部分也提到上述风险,称司法机关对于非持牌金融机构的利率管理规定也不时会发生变化,虽然上述规定明确不适用于金融机构,但最高人民法院以往对于小贷公司是否属于金融机构的认定存在不一致,不能排除小贷公司需要适用《民间借贷规定》的可能性。

  至此,数千亿估值的蚂蚁集团核心数据浮出水面,花呗、借呗撑起了蚂蚁集团的半边天。对于即将上市、拿下消费金融牌照的蚂蚁集团来说,真正的金融科技大亨传奇故事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