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柯驭(中国建投金融市场投资部)

  近期,国内理财圈并不太平。不仅有债券市场持续下跌导致的低风险固收类理财产品出现亏损,还有中江信托(现雪松信托)、安信信托、四川信托陆续爆雷,以及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被接管,让人感觉山雨欲来风满楼。

  论影响力,四川信托资金池爆雷最大,背靠“宏达系”的四川信托,近年来发展可谓迅猛,此次为何突然爆雷,资金缺口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爆雷前连发新项目,停发TOT成导火索。TOT又称信托中的信托,简言之就是信托公司要约募资成立母信托产品,再由母信托产品选择已成立的阳光私募信托计划进行投资配置,形成一个母信托产品投资多个子信托的信托组合产品。

  据媒体报道,四川信托是TOT信托发行规模最大的信托公司之一,旗下TOT产品系列达十几个,包括“申鑫”“申富”等。期限一般为一年或两年,收益率在8.3%-9.5%左右,高于市场水平。四川信托TOT产品规模在200亿-300亿左右。

  TOT产品的风险在于,在资金池风险暴露之前,发行主体往往通过资金池来隐匿不良资产,使资金池信托成为隐性刚兑的手段。TOT产品往往被信托公司用作逾期项目的接盘工具,期限错配、底层资产不明确的流动性风险一直存在

  此次四川信托等产品兑付违约,均为TOT的资金池业务。由于资金池隐藏了巨大的风险,近几年一直是监管的重点。2018年4月27日下发的《意见》明确规定:

  金融机构应当做到每只资产管理产品的资金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不得开展或者参与具有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特征的资金池业务。

  “前车之鉴”的安信信托,多次因违规开展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被上海银保监局处罚。

  由此可见,监管对资金池业务非常严厉,但是像四川信托,近年来,资金池业务规模却不降反升,为何呢?多家媒体分析称,主要原因还是胆子大,敢铤而走险,经济下行,非资金池信托出现逾期坏账,四川信托决定刚兑,自有现金不够,于是挪用和发行资金池产品填窟窿。

  但坏账终究已经变成坏账。随着监管收紧,资金池产品不允许继续发,类庞氏的套路玩不下去了。纸包不住火,资金池产品首先爆雷

  “刚性兑付”的时代已一去不返,即使现在某些信托公司仍然隐性刚性兑付,其兑付能力必将越来越弱。因此,为了避开这些陷阱,大家在投资信托产品时,需要注意如下几点:

  选择好的受托人即信托公司为第一要素。当前,行业内68家信托公司分化加剧,经营业绩、市场口碑、品牌形象都不一,这是市场竞争的必然结果和行业成熟的表现。这就需要我们认真分辨,最好认准国企央企信托,可以规避有些民营信托为股东输送利益,拆借资金等行为。

  避开资金池信托项目。资金池信托业务作为历史遗留问题,多家信托公司都有开展此类业务,从产品结构上很难做到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资产。此次四川信托事件则为信托资金池信托风险的真实反映,这就需要我们避开资金池信托的风险,认清交易对手和底层资产。

  把控风险防控措施,做好行业分析。例如房地产行业,近两年来虽然受到政策的打压,但是头部房企展现了强者恒强的气势,在选择头部房企时,可以关注房企负债率、疫情对房企的影响等指标。

  在政信行业,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经济较为发达,从市级平台到区县政府均充满经济活力,政府信用良好,可以选择这些地区的政信平台,并同时关注政府在基建投资上的财政支出力度。

  近日,银保监会下发了《关于信托公司风险资产处置相关工作的通知》,指明信托行业“去通道”目标不变,继续压缩信托通道业务,逐步压缩违法违规的融资类信托业务,巩固信托业乱象治理成果。

  可以看到,信托的制度优势正进一步发挥,信托的受托服务功能在深入挖掘,在此之际,需要我们理清思路,避开风险,抓住这一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