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强监管多重考验之下,探索业务多元化已成为信托公司的必然选择,回归本源业务的服务信托也成为积极转型的方向。8月26日,多位信托公司从业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均提到,“服务信托是作为行业发展过渡时期信托公司回归本源的较好发展路径”,而由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的职业年金也已于近日落地,为信托公司展业带来了更多想象空间。在信托行业积极掘金的同时,亦有业内人士表示,我国目前暂时没有形成以服务为核心的信托文化氛围,相关的配套制度尚不完善,专业人才储备不足也导致部分业务开展难度较大。

  首单职业年金受托人落地

  时下金融监管对信托业务的监管明显趋严,传统信托业务规模受到大幅压缩,信托公司亟待转型,寻求新的突破点,服务信托就成为了一个最佳选择。8月26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中信信托近日入选广东省职业年金受托人,成为全国唯一一家中标职业年金受托人的信托公司。

  作为机关事业单位及其工作人员在参加机关事业单位基本养老保险的基础上建立的补充养老保险制度,职业年金自2018年正式启动以来就得到广泛关注。此次中标职业年金受托服务,也成为信托公司进入全新的蓝海市场的通行证,也可以进一步拓展中信信托标准化产品和非标产品的合作机会,如投顾服务、专户管理、产品定制等。

  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中信信托这一布局打开了行业蓝海,进入了一个相对高壁垒的领域,职业年金在我国都是新生事物,信托进入该领域也是有其独特的制度优势。

  据了解,目前,全国能够参与职业年金受托人投标的机构多为银行、保险公司,其中有7家养老保险公司,4家银行商业银行。但因法规限制,信托公司不能设立分支机构,与银行系、保险系受托人相比,提供属地服务的难度较大。

  中信信托相关负责人介绍称,该公司法人受托业务较同业其他机构还有很大的追赶空间,希望通过拓展职业年金业务,增大管理规模,提高行业地位。另外,受托管理业务人员数量较同业数量偏少,未来也将继续扩大受托运营团队的建制。在无法设立分支机构方面,中信信托则希望过属地服务小组的形式,和其他机构建立协作关系,弥补属地的不足。

  探路高频场景服务信托模式

  “资管新规”正式出台,明确了统一的监管标准、规范非标投资、打破刚性兑付,信托通道业务面临萎缩,在这样的背景下,监管部门开始思考与规划信托业的发展方向。

  据悉,在2018年末中国信托业年会上,银保监会首次提出服务信托的概念。服务信托是监管部门理清监管思路的需要,更是信托公司探索业务转型发展的需要。

  来自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信息,目前境内服务信托发挥作用的业务领域主要包括银信合作类信托、证券投资信托、资产证券化、家族信托等传统信托业务。但在当今社会消费形式日益多样化,各种预付款、押金、保证金等财产保管的场景普遍存在的情况下,服务信托也开始在高频商业场景中有所实践,比如,福利保障、消费者权益保护、清结算服务、消费信托、慈善捐赠、资管类小额信贷资产投放等商业场景。

  凭借良好的破产隔离功能,信托公司的介入有望减少商家卷款跑路、挪用资金、侵害消费者权益等问题的产生。而多位信托公司从业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均提到,服务信托是作为行业发展过渡时期信托公司回归本源的较好发展路径。

  一位头部信托公司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称,公司目前已将服务信托纳入了转型的主要方向之一,但服务信托需要做到回归本源、服务实体,要解决盈利的问题,首先还是要从专业上去拓展,寻求资产管理能力,寻求保值增值空间;其次是政策在公共事业或者专业领域管理上可以引入信托制度,这样也可以促进市场需求。

  在资管研究员袁吉伟看来,服务信托制度优势显著,从目前看主要可以解决公司治理方面的问题,诸如福利信托;可以服务社会公益事业发展,诸如慈善信托;资产隔离,诸如预收款信托。此外,信托还可以服务个人财产管理、财富传承,市场潜力较大。

  配套制度有待完善

  虽然服务信托的发展有利于整个资产管理行业的繁荣,但仍需要看到,我国目前暂时没有形成以服务为核心的信托文化氛围,服务信托业务相关的配套制度尚不完善。

  一位信托公司资管人士认为,信托回归本源最终还是要把财产权信托做起来,在这个过程中就能体现到服务信托的重要性,可以在现有信托规模基础上至少在提升十倍规模,这样我国信托业现有主流业务模式最终占比就会比较小。

  而配套政策中,首先还是要解决税务问题,特别是涉及非现金财产转入信托过程中的税务问题,需要有系统化的设计和协调机制。正如袁吉伟所说,发展服务信托需要信托公司通过长期深耕细作,加强运营体系建设和品牌建设,实现规模效应。从当前看,服务信托发展缺乏有效的制度支撑,诸如信托财产登记、信托税收、信托会计等方面的配套制度,导致部分业务开展难度较大。

  “服务信托目前仍是方兴未艾,整个社会的需求和供给都处于初级阶段,人才供给不足,尚未形成细分领域规模效应,对应的法规也不成熟。” 廖鹤凯直言,特别是税法问题难以短期解决,都是未来服务信托业务发展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问题。

  中国信托业协会在《服务信托业务研究――业务类型、功能定位与前景展望(三)》一文中也提及,目前规模与收入均相对可观的服务信托业务主要是证券投资服务信托,资产证券化信托、家族信托等服务信托业务均尚未形成规模效应,高频服务信托业务则仅停留在探索层面。总体来看,服务信托的商业价值尚不显著,需要从运用场景、收费模式、运营效率等方面进行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