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小鹏汽车赴美纽交所敲钟,国内造车新势力的三位头部玩家终于在资本市场顺利实现三足鼎立。

  8月27日,小鹏汽车(证券代码:“XPEV”)正式在纽约交易所挂牌上市,开盘价达23.1美元/股,较发行价暴涨54%,市值超过150亿美元,远超此前招股书中原计划的募集规模,与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共同迈入百亿美元俱乐部。

  这是小鹏汽车今年以来的在资本层面上的第三次动作——7月20日小鹏宣布完成由Aspex、Coatue、高瓴资本和红杉中国参与的5亿美元C+轮融资;半个月后,获得由阿里巴巴领投、卡塔尔主权基金(QIA)参与的超3亿美元融资;仅5天后,小鹏就向SEC递交了IPO文件,除却阿里、小米、Coatue、QIA等老股东,特斯拉现有股东PRIMECAP也在认购队列。

  事实上,小鹏汽车是IDG资本在2018年蔚来汽车上市之后,收获的第二个造车新势力IPO。作为小鹏汽车最大的财务投资方,IDG资本自A轮入局小鹏汽车,并后续在B轮、C轮都持续加注,持股比例仅低于创始人何小鹏、战略投资方阿里巴巴。对于当下的火爆抢购局面,IDG资本早有预期。经过多年来在出行赛道的深耕,IDG资本早已拥有了丰富的经验与精准的眼光,这也是其对新能源汽车持续看好的原因。

  技术派的突围利器:坚持智能化自研

  在核心技术和自身业务表现双重加持下,小鹏汽车在资本市场的备受热捧。今年以来,小鹏举措不断,迎来了一系列好消息。

  4月27日,小鹏发布了第二款量产车型小鹏P7,在续航和软件层面都有了重大突破——对比G3最高续航500公里,P7实现了超700公里的最大续航里程,成为经工信部官方认证的、首个续航里程超过700公里的电动汽车;搭载的L3自动驾驶系统,在配置上有了显著提升,可以很好地适应中国特色路况下的多个复杂场景。

  5月19日,小鹏宣布肇庆工厂获得生产资质,P7就在这里生产和交付。此前,肇庆工厂很长时间内受限于资质未能启动生产,第一款车型G3是在郑州海马汽车代工,直到今年初收购福迪汽车拿下后者的生产资质,小鹏才迈过了自建工厂、自主生产的门槛。

  根据招股书,2020年上半年,小鹏汽车净亏损7.75亿元,远低于2019年同期的19.18亿元,毛利率-3.6%,较2019年同期的-38.2%大幅提升,随着P7顺利交付和销量大涨,扭亏为盈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对比蔚来突出服务体系、理想强调增程式讲述无里程焦虑的故事,小鹏对研发、技术的强调使其成为国内造车新势力中名副其实的“技术派”。成立六年来,小鹏始终坚持智能化自研,每年研发费用都占据了大半营收。

  2019年,小鹏研发投入高达20.7亿元,较2018年10.5亿元直接翻倍,研发费用占总营收比例高达89.2%,3676名员工中43%都是研发人员,说其是一家技术驱动的新型车厂并不过分。

  “我们从软件到算法,从数据到运营,从仪表到大盘,甚至主板的设计都做了。”何小鹏在P7发布会上如是说。强大的自研能力支撑下,小鹏成为国内唯一成功自主研发出可用于商业化的自动驾驶软件系统,并实现量产的整车企业,以及唯一研发出两个智能EV平台,并基于此开发出SUV、轿车两款车型的造车新势力公司。

  肇庆工厂开始规模化生产给技术派小鹏带来了新的机会,使其补足了其“智能智造的最后一块拼图”,搭建了从设计、研发到制造,再到销售运营的智能汽车全产业闭环。在与特斯拉、比亚迪以及其他造车新势力的竞争中,小鹏拥有了足够竞争力。

  至暗时刻坚定加持 IDG成为小鹏最大财务投资方

  2019年,逾一年没有融资的小鹏汽车启动了C轮融资,不同于早两年的机构争抢,这一轮融资遇到了困难。新能源汽车销量接连下滑,造车新势力被集体唱衰,整个行业进入“至暗时刻”。

  “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100亿太夸张了,自己跳进去后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何小鹏对于造车的烧钱程度如是表述。在钱不够花,市场又异常萧条之下,愿意在此时伸出橄榄枝的机构少之又少,IDG资本是其中一家。

  2015年前后,IDG资本密集拜访了全球四五十家造车新势力,和二三百位行业从业者进行多番沟通,在短时间内快速对汽车行业建立了深刻的认知,并坚定了造车新势力的价值远非“互联网思维”如此简单的想法。于是在2017年IDG资本果断投资了蔚来汽车,并在行研过程中与小鹏团队建立了密切联系。

  但直到2017年何小鹏创业,IDG资本才在2017年A轮入局,这源于内部对找到一个合适操盘手的执着。“小鹏既有从0到1的经验,也有从1到N的操盘能力。更重要的是,即便在加入阿里这样的大平台后,小鹏还能拥有再创业的热情和敢于吃苦的耐心。”IDG资本合伙人杨飞早在何小鹏创办UC时就与其相识,在他看来,何小鹏从多个维度都符合IDG对一个优秀创业者的期待——

  2004年创办UC优视,击败IBM等巨头拿下中国移动全国手机办公系统项目;2014年UC被阿里收购,何小鹏加入阿里担任高管;2017年下海创立小鹏汽车,带领项目成功上市。多次转换赛道并成功的经历验证了何小鹏的操盘能力,而何小鹏的加入也给小鹏带来了巨大的支持,如超预期的融资、商业化应用和建厂进度等。

  但好景不长,造车新势力在2019下半年陷入集体困境,市场的质疑声此起彼伏。IDG资本认为这是非趋势性波动,造车新势力长久来看依然具备投资价值,因此在小鹏最艰难的C轮融资时,IDG不仅没有离场,反而逆势继续加码数亿人民币。

  谈及IDG给予的支持,何小鹏说:“我很感谢IDG资本的陪伴。从行业的不明确期,到逐步崛起,IDG始终都对智能化新能源汽车行业前景看好,这也给我们更多信心。我相信未来,不用多久,这个行业会以一个的高速发展的态势实现增长。”

  “我们始终相信专业判断,并坚守价值投资的本质,长期看好这一赛道的发展前景。”IDG资本合伙人俞信华表示。IDG的长期主义完美契合了这一赛道的长周期属性。

  何小鹏曾预判,三年后汽车行业将更加集中,龙头企业只会存在5家,而小鹏汽车一定是留在牌桌上的那家。

  多年布局出行领域,IDG迎来收获期

  仔细追溯IDG资本的出行版图,造车新势力只是冰山一角。多年深耕出行行业让IDG资本在出行领域各个环节、赛道都投出了足够重量级的企业案例——

  在新能源造车领域,IDG资本除了入局汽车赛道的 蔚来、小鹏、阿尔特,还在电动车行业敲下了小牛电动;自动驾驶领域捕捉到了Pony.ai、ZOOX、商汤科技等明星技术供应商;出行软件赛道投资了嘀嗒出行;供应链投资了锂电池龙头厂家欣旺达、车载动力电池厂商海博思创、锂电池原料商天奈科技、车用激光雷达传感器生产商Luminar等。多数项目都在早期入局,经过多年发展已经长成细分领域头部,部分完成了并购或IPO。

  蔚来汽车、小鹏汽车以外,小牛电动于2018年登陆纳斯达克,天奈科技去年9月登陆科创板,阿尔特今年3月登陆创业板,股价相较上市首日一度大涨260%。并购方面,今年6月,自动驾驶公司ZOOX被亚马逊以12亿美元收购。近日,Luminar也宣布将与空白支票公司Gores Metropoulos合并上市,交易价值高达34亿美元,而IDG作为最早的投资方陪伴至今。

  以此为背景来理解IDG资本对小鹏汽车的坚定投资和长期陪伴,某种程度也是一种必然。重资产、重模式、长周期、强技术的产业投资对机构提出的要求,除了眼光以外,更需要专业认知、资金储备、风险耐受力,只有站在重叠区间的玩家才拥有竞争力。

  “小鹏汽车一直专注于深耕市场、不断创新,以智能化为主线潜心打磨品质产品,用口碑粘合消费者。小胜靠智,大胜靠德,我想真正踏踏实实做事,才能最终赢得市场和投资方的尊重与信任。”何小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