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信托行业积极伸手驰援,中国信托业协会第一时间发起“中国信托业抗击新型肺炎慈善信托”,61家信托公司参与其中。疫情带来了磨砺和考验,同时也带来了新的变革、新的模式和新的机遇。多家信托公司推出了相应的慈善信托产品。信托所发挥的积极作用,受到了社会各方认可。

  慈善信托以其独特优势与基金会相辅相成,共同承担起社会责任,逐步成为社会慈善事业的重要工具和渠道,为信托公司回归本源提供了良好契机。

  在此背景下,金融界倾力打造《信托突围・慈善信托录》高端访谈栏目,邀请信托行业精英展望未来,剖析后疫情时代信托业的机遇和挑战。

  本期嘉宾:紫金信托董事长 陈峥

紫金信托董事长陈峥:践行信托文化 以信托助力慈善事业创新发展

  信托制度赋予了慈善信托财产独立性和破产隔离功能,同时,慈善信托在设立形式和运作方式上具有极高灵活性,另外,慈善信托还能够实现捐赠财产的保值增值,实现慈善资产的良性循环与自我造血。慈善信托作为一种比较特殊的慈善方式,兼具了“慈善”与“信托”的双重性质,天然具备信托制度特有的安全、灵活、资产保值增值等制度优势。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紫金信托董事长陈峥表示,在充分了解抗疫一线的具体需求后,及时高效提供各项支持保障。严格落实每一笔善款的最终用途。用慈善信托助力疫情防控。“紫金・厚德博爱抗击疫情”系列慈善信托先后成立助医、社区帮扶、中日友好等5个慈善信托项目,累计募集资金580余万元,已执行慈善项目11个。

  紫金信托作为一家地方国有金融机构,积极履行国企社会责任,发起设立了“紫金•厚德”专项公益信托。十年如一的聚焦于困难家庭大病儿童的医疗救助。目前“紫金•厚德”系列已经累计成立9期,募集资金超过770万元,救助困难家庭的大病儿童500余人次,

  以下为访谈实录:

  “紫金・厚德”专项公益信托已经累计成立9期 募集资金超770万

  金融界网站:紫金信托如何积极探索将信托引入慈善、发挥信托制度优势的?

  陈峥:紫金信托是2010年完成重组复业的,作为一家地方国有金融机构,从复业的第一年我们就开始探索将信托引入慈善,发挥信托制度的优势履行国企社会责任,让更多的人过上更好的生活。我们关注到了困难家庭大病儿童这个群体,就发起设立了“紫金・厚德”专项公益信托。目前“紫金・厚德”系列已经累计成立9期,募集资金超过770万元,救助困难家庭的大病儿童500余人次,帮助患儿重获健康,帮助他们的家庭回归正轨。

  “紫金・厚德”项目能够十年如一的坚守,源于项目所有合作方的努力和用心,紫金信托负责慈善资金的募集和期间管理,在交通银行(行情601328,诊股)江苏分行开设专户管理,南京市慈善总会、儿童医院基金会等专业组织负责受捐助大病儿童的遴选,确保每一笔善款用到真正需要帮助的患儿,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江苏分所作为监察人对项目进行监督。管理、监察、托管等各相关服务机构本着专业负责的态度,认真对待每一个救助需求、每一笔慈善支出,并且所有机构均未收取任何的管理费用,信托财产和收益全部用于公益目的。

  十年来,“紫金・厚德”已经成为了一个颇具知名度的慈善品牌,获得了多方认可。“紫金・厚德”系列慈善信托计划获得了诸多荣誉奖项。这些荣誉是对我们十年过往的肯定,更是激励,我们将在慈善信托的道路上继续坚守。

  “紫金・厚德” 聚焦于困难家庭大病儿童的医疗救助 帮助300多个家庭回归正常的生活轨道

  金融界网站:“紫金・厚德”如何实现了慈善内化于心,见之于行?

  陈峥:“紫金・厚德”特点首先是聚焦,我们十年来持续关注困难家庭大病儿童和残障儿童这个群体。很多家庭因为孩子长期患病而致贫、返贫,甚至有的家长因为长期的压力导致精神出现问题,正常的家庭生活无法维系。所以,“紫金・厚德”十年如一的聚焦于困难家庭大病儿童的医疗救助。十年来,我们帮助300多个家庭回归正常的生活轨道,让孩子们回归校园,和同龄人一起半抛在阳光下。我们救助的一个患尿毒症的小朋友,经过换肾手术,现在已经成为了小作家,经常参加公益活动,帮助其他人。

  我们在和大病儿童接触的过程中发现除了资金上的救助,孩子们更需要精神上的陪伴,长期的卧病在床,让他们远离校园,与医生护士为伴,缺少了童年的快乐。我们就组建了“厚德”志愿者团队,希通过丰富多彩的志愿活动给患病的孩子们心灵陪伴。我们不定期到医院进行探访,给他们讲故事、做游戏,适时开展爱心课堂、慈善观影、家庭回访等。通过慈善活动,志愿者和救助对象成为了朋友,原本沉默寡言的孩子也变得健谈热络。一个西藏的小朋友治愈出院返程的时候,抱着志愿者姐姐久久不肯放开。

  其次,是慈善文化的传播。紫金信托一直倡导“让慈善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的慈善理念,将慈善内化于心、见之于行,希望发挥我们的影响力带动更多的人一起成为慈善文化的传播者。十年来,我们的“厚德”志愿者团队开展了九个系列上百次志愿服务活动,志愿者团队成员从员工、家属、扩展到了公司客户和社会爱心人士,我们的救助对象也转化为了志愿者,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们,与我们一路同行。

  紫金信托对于慈善的专注和投入也影响着越来越多的人和爱心企业。2019年紫金信托受托成立了“紫金信托・小银星女童艺术助学慈善信托”,南京小银星艺术培训学校以艺术培训课程的使用权作为信托财产,为弱势女童提供专业艺术培训课程,该项目是国内首单以艺术课程使用权作为信托财产的慈善信托。小银星艺术学校就是在参与紫金厚德志愿活动的过程中了解了慈善信托,进而成为了慈善信托的委托人,目前已经在紫金信托设立了四单慈善信托项目,用于向困难家庭的孩子提供助学、艺术助学等方面的支持。就这样,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和合作伙伴变成了慈善信托的践行者。这也是我们做慈善信托的初衷,通过我们的努力,传播慈善文化,扩大慈善信托的影响力,给这个社会带来更多温暖。

  以慈善信托为支点,实现信托价值与信托文化的完美结合

  金融界网站:慈善信托如何做到信托价值的体现与信托文化诠释?

  陈峥:慈善信托能够最直接的展现信托行业“诚信、专业、勤勉、尽职”的价值理念,同时也是对“服务、民生、责任、底线、品质”的信托文化的有力诠释。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倡行和发展慈善事业的国家之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基因,植根在中国人的内心,潜移默化影响着中国人的思想方式和行为方式。以慈善信托为支点,实现慈善文化与诚实守信的信托文化的结合,引导更多社会资源和力量参与慈善事业,以第三次分配,帮助贫困人口改善生活、教育和医疗的条件。发挥信托制度优势,助益慈善事业的多元化发展,是信托人的职责和骄傲。

  紫金信托通过举办了多种大型公益活动,推动慈善信托理念的传播,宣传诚实守信的信托文化。

  比如,2015年紫金信托结合时下热门的体育活动,举行了线上线下公益跑,吸引了3万多名运动爱好者和公益爱心人士参与。2016年,公司联合江苏广电多位知名主持人举办慈善音乐会,发挥公众人物的影响力,宣传普及慈善信托。2017年公司举办童创童画校园绘活动,邀请小朋友进行创意绘画创作,为患病的同龄小朋友加油鼓劲,也在更多的少年儿童心里种下慈善的种子。2018年,公司邀请小银星艺术团以“紫金・厚德”的真实故事为基础,创作儿童慈善主题音乐剧,以更加真实、生动的形式推广慈善信托。2019年,紫金信托发起“紫金・厚德”公益卡通形象征集活动,描绘志愿者心中的厚德,为大病儿童送上关爱祝福,活动收到了来自国内外的近千幅作品,紫金厚德慈善形象进一步深入人心。

  通过这些贴近大众生活的活动,我们在宣传慈善信托的同时,传播和普及信托知识、信托文化,展现信托模式的优势和蓬勃的生命力。

  未来,紫金信托将继续和大家一起加强信托理念的推广,宣传普及信托文化,让大众了解信托、走进信托,发挥信托制度优势,助益慈善事业的发展。

  慈善信托助力疫情防控 国内首单境外企业作为委托人的慈善信托落地

  金融界网站:信托行业面临此次新冠疫情,发挥专业优势助力防控,紫金信托在抗击疫情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陈峥: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紫金信托积极履行社会责任,用慈善信托助力疫情防控。

  紫金信托创新形式,与江苏银行(行情600919,诊股)携手投资人共同发起江苏省首单慈善信托。紫金信托和江苏银行分别减免部分管理费,投资人认购江苏银行代销的信托产品,捐赠部分产品收益作为善款,用于关爱参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的一线医护人员。项目得到了公司的合作伙伴、爱心企业、高校校友会等组织的认同,也纷纷主动与紫金信托联系,在紫金信托设立抗击疫情专项慈善信托。

  公司日方股东三井住友信托银行基于慈善信托公开、透明、高效的特点,设立了“紫金・厚德博爱中日友好抗击疫情慈善信托”,用于支持武汉雷神山医院的抗击疫情工作,这也是国内首单境外企业作为委托人的慈善信托。

  “紫金・厚德博爱抗击疫情”系列慈善信托先后成立助医、社区帮扶、中日友好等5个慈善信托项目,累计募集资金580余万元,已执行慈善项目11个。

  同时,紫金信托作为受托人,严格落实每一笔善款的最终用途,在充分了解抗疫一线的具体需求后,及时高效提供各项支持保障。公司为南京多家定点医院提供呼吸机、医用防护服、N95口罩等医疗物资。为解除驰援一线医护人员的后顾之忧,我们参与了南京市“暖心包”项目,为驰援湖北的医护人员家庭每周送去一份暖心菜。为默默无闻奋战在一线的基层社区防疫工作者们送去消毒防疫及劳保用品。

  “慈善”与“信托”深度融合 为我国公益慈善事业做更多贡献

  金融界网站:慈善信托是如何为慈善事业注入活力的?

  陈峥:慈善信托作为一种比较特殊的慈善方式,兼具了“慈善”与“信托”的双重性质,天然具备信托制度特有的安全、灵活、资产保值增值等制度优势。信托制度能够与慈善组织实现融合互补,推动慈善事业向着更高效、更专业、更透明的方向发展。

  信托制度赋予了慈善信托财产独立性和破产隔离功能,信托财产独立于委托人、受托人的固有财产。同时,慈善信托在设立形式和运作方式上具有极高灵活性,信托财产的形式、数额及信托期限均由信托文件自行约定,为委托人提供了较为弹性的选择。另外,慈善信托还能够实现捐赠财产的保值增值,信托公司利用自身专业的资产管理能力对闲置慈善信托财产进行投资,实现慈善资产的良性循环与自我造血。

  2016年我国首部《慈善法》正式实施,首次专章对慈善信托做出规定,标志着我国慈善信托规制体系初成。之后越来越广泛的社会公众群体参与到慈善信托中来,慈善信托的规模和数量实现快速增长,慈善信托模式日益丰富,对于推动慈善文化传播和慈善事业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可以说,慈善信托在我国展现出了极强的生命活力和非常广阔的前景,随着“慈善”与“信托”更深度的融合,相信未来慈善信托在我国公益慈善事业领域会做出更有力的贡献。